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娛樂之電視臺大亨 > 第487章:
    第11節老人盤問

    楊佳慧回到家中,就見父母還在一樓的會客廳里,父親坐在高腳椅上手里拿著一本《三國演義》有滋有味的讀著,她知道,父親最喜歡的就是看《三國》;母親在看著電視的同時還在編織著毛衣。

    她是家中的寶貝疙瘩,見到女兒回來,母親便伸出手招呼她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上哪去了,才回來?”母親關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到朋友家玩會兒。”

    母親上下打量著,過了好一會才說:“這么晚了走夜路也不怕?”

    楊佳慧沒說什么,走到茶幾前打開一聽可樂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真爽,我睡覺了。”說著就要上樓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讓爸看看。”父親放下書,抬頭看了一眼說:“你玩草船借箭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草船借箭,給我說說。”楊佳慧一邊說著一邊走到父親跟前,坐在一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父親喝了一口清茶,頓了頓說:“話說,周瑜逼迫孔明三日造出10萬只箭,孔明明知不可為,便輕松答應下來,他暗中告訴魯肅準備20只船,周圍遍插草人,那日,趁江上大霧,來到曹營,曹操一看,怕有伏兵,就讓弓箭手放箭,孔明就這樣輕松的獲得了10萬只箭。”

    楊佳慧挑起大拇指,笑嘻嘻的說:“我爸就是有知識。”

    說完,轉身就往樓上跑。

    就聽見父親跟著說了一句:“我看你在草船借箭!”

    母親有點沒明白什么意思,問道:“什么意思呀!”

    “你把女兒逼急了,她就只好借箭了。”父親懶懶的說。

    母親更加著急的問:“說明白點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父親連連擺手說:“不說了,睡覺。”

    閨房中的楊佳慧自然明白父親的意思,母親天天嘮叨著讓她處個朋友,而她總是以各種借口回避,因為她實在不想找個不合心意的人。

    那天,母親勸她找個門當戶對的好說話,但是,在她的心里始終覺得紈绔子弟并不可靠。

    “啊哼!”母親在門外咳嗽了一聲,門被輕輕的推開。

    “佳慧呀!沒睡吧!”母親樂樂呵呵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準備睡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找到朋友了?”母親關心的問。

    “沒有呢。”楊佳慧伸著懶腰說。

    母親繼續嘮叨著:“你找朋友也要找個門當戶對的,小門小戶的可不行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我大表姐就找個門當戶對的有錢人,現在還不是天天在守活寡!”楊佳慧沒好氣的說。

    母親立刻沒了話說。

    原來,佳慧的大表姐是一個好虛榮的人,幾年前找了一個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,無論在金錢上還是地位上都屬上流,經過3個來月的閃電戀愛便走進婚姻的殿堂,結婚之初還算幸福,可是后來大表姐才發現,原來的白馬王子實際是一個偽君子,不僅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,還在外面掛著更為年輕漂亮的小m。

    每當想到這里,她總是不寒而栗,她怕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,所以,她要找一個讓自己安心的人,哪怕是很普通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快睡覺吧,我都困死了。”楊佳慧把母親輕輕的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夜感覺特別的短,清晨的太陽紅紅的,又大又圓,今天張軍起的特別的早,也特別的精神,他站在窗前望著那火紅的太陽,做了幾個擴胸運動,他看見窗外騰騰的水汽,心想,今天一定是個大熱天。

    母親好奇的走了進來:“大軍,今天為什么這么早就起來了?”

    張軍回過頭,說: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媽,我去買點油條回來。”張軍說著穿上衣服,往外就走。

    小區里已經有了鍛煉的人,空氣真是新鮮,張軍狠狠的吸了兩口,感覺渾身上下都非常的輕松,他一邊走著一邊哼哼著小曲,“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……不采白不采”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暗的想,什么是幸福?其實,幸福很簡單,如果你在不經意間碰到了她,一切來的那么突然,那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沉醉在愛情當中是幸福的,可是有人說愛情是一杯茶,時間越長,泡的越久感覺就會更加的平淡;而有的人說,愛情是一瓶陳年的酒,時間越長越有味道。

    他一路上想著心事,不知不覺來到一家小攤門口,這家的油條做了好多年,門口常年豎著一塊牌子,牌子上面寫著:遼南一絕。

    老板是個大高個,瘦瘦的,面容很和善,見到張軍便打起招呼:“大軍來了,今天為什么這么早?”

    張軍也樂呵呵的說:“高大哥,你的買賣越來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也算一絕嘛!哈哈!”

    有些發胖的老板娘端著個空盤子,走過來撿油條,看見他們在聊天就湊過話來:“別聽你哥瞎吹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可沒吹,你看你家常年這么多人,再說的確油條做的好!”張軍跟著說。

    “廣告做的好,不如你家油條好!”張軍繼續表揚著。

    瘦高的老板咧著嘴嗤嗤的笑。

    老板娘聽了也很受用,美滋滋的端著油條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早餐很簡單,一碗豆漿、兩根油條、一碟小菜,不過吃的很舒服,張軍的父親一邊吃著一邊問:“大軍,昨晚為什么回來的這么晚?”

    張軍連忙回答:“到一個同學家了。”

    母親心細,看著詞不達意的兒子,心里已經明白了個大概,問:“那女孩子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張軍面對這突然的發問有些發蒙,連忙說:“沒有的事!”

    母親瞄了一眼父親,努努嘴,父親心領神會的看著張軍。

    此時的張軍頭腦里卻閃著楊佳慧的影子,他全然不知父母在看著他,他低著頭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漿,才抬頭發現父母在看著他,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父親放下筷子,用餐巾擦了一下嘴,笑著問:“從小你就不會說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母親也說:“那女孩在哪工作?”

    張軍看看父親,又看看母親,從他們的眼睛里看到的是關切、關心,張軍猶豫了一下,支支吾吾的說:“才認識,還八字沒一撇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接著說:“她大學剛畢業,還沒有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沒工作!”母親有些驚異。

    張軍愣愣的看著母親:“媽,人家是學金融的,股票炒的很好,比上班強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想清楚,沒工作以后可怎么辦?”父親有些不太高興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父母上班去了,家里只有他一個,張軍覺得腦袋有點發沉,便斜靠在沙發上,閉著眼睛靜靜的回想父母的話,他知道父母的話是金石良言,他也知道父母的腦筋陳舊,老是覺得上班才是正道,沒辦法,那時代過來的人就是那樣,可是他更覺得楊佳慧是個謎,這個謎需要時間慢慢的解開。

    他閉著眼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,他覺得在她身上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吸引力,那引力就如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