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沒那么簡單
“哼。”

面對眾人的斥責,楚楓則是冷哼一聲,他沒有理會眾人,而是看向那位白袍大人,目光盡顯輕蔑:“想不到,袁術大師的手下,竟然如此無能。”

“你是在說老夫無能?”聽聞此話,那白袍大人劍眉倒豎,面露怒色。

“不是說你,還能說誰?”

“我知道你為何抓我,是因有人非百歲以內之身,卻以特殊手段,混入了界靈府門之內。”

“這樣的人,界靈之術遠在小輩之上,混入其中無法無天,就算大開殺戒,也并非沒有可能,你讓這種危險的人混入其中,已是無能。”

“然而,你們運用陣眼的力量,強行抓人,可卻抓錯了人,將無辜之人抓到這里示眾,而那真正的作弊者,卻仍在界靈府門之內。”

“這便是更加無能。”

楚楓聲音洪亮,且咄咄逼人。

就宛如他是一個審判者,在審判罪人。

“你是說,老夫抓錯人了,你乃是一名小輩?”那白袍大人問道。

“何必明知故問。”楚楓說道。

“真是笑話,老夫以陣眼觀察,界靈府門內的所有小輩,都觀察的一清二楚,而你所做之事,乃是小輩所無法做到。”

“連一等石柱都被你破開了,你還敢說,你是小輩?”白袍大人凝聲問道。

而此時,在場的許多圍觀之人,也是不由的對楚楓發出嘲笑之聲。

他們都覺得,楚楓這是在自吹自擂,不肯面對現實。

而面對眾人的嘲笑,楚楓卻是不予理會,反而是直接問道:“為何,我破開一等石柱,就不能是小輩?”

“為何,你居然還敢問為何?”

“好,既然你想知道,那我就讓你受罰受的清清楚楚。”

“你所破開的一等石柱,蘊藏守護陣法,那陣法威力極強,小輩根本無法破開,而你破開那一等石柱,便足以說明,你不是一個小輩。”白袍大人說道。

“真是笑話,界靈府門內的一切寶物,皆是為小輩準備的,而你卻又說,真正的寶貝,小輩無法得到。”

“那你們又為何要設立這界靈府門?難不成只是擺擺樣子?”

“搞了半天,所謂的界靈府門,只是一個騙局。”

“若是有人,拿到其中的寶貝,就會被你們抓起來,被捆綁示眾,遭受你們的冤枉。”

楚楓聲音如雷,話語之中充滿了不滿。

“你……”

那白袍大人被楚楓這番話,氣的臉色慘白。

就連那些圍觀者,也是神色一滯,紛紛停止了對楚楓的斥責。

恍然之間,他們也覺得,楚楓這番看似強詞奪理的話語,似乎也是有些道理。

“無恥之徒,做出卑鄙無恥之行徑,竟然還敢強詞奪理。”

“白袍大人,這種人,就應該公開受罰,否則日后他人皆是效仿,我七陽山脈,豈不是沒了規矩?”

“對,必須嚴懲,以示眾人。”

此時,白袍大人身后的其他守護者,紛紛說道。

“一群蠢貨。”楚楓諷刺的說道。

“還敢辱罵我等,真是不知悔改,當懲。”

聽聞此話,那些守護者之中,便紛紛亮出長鞭,是準備要對楚楓施行。

嗡——

可就在這時,半空之上,又開啟了一道結界門。

這道結界門,非常巨大。

當那道結界門開啟之后,無數道身影,開始從那結界門內飛掠而出。

而那些人,全部都是先前進入界靈府門之內的小輩們。

小輩們,都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界靈府門了,所以他們知道,只要時間到了,就會被強行送離界靈府門。

因此,他們對于眼前的情況,并不驚訝。

只是,當他們抬頭,發現有一個人,懸掛于半空之上,并且還被結界鎖鏈所捆綁諸侯,眼中便涌現出了訝異之色。

“修羅大人,您怎么被捆綁住了?”

人群之中,一位小輩問道,那是王廣臣。

“問我,倒不如問問他們。”

楚楓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看著那些守護者。

聽聞此話,王廣臣等眾小輩,也都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那些守護者。

而看到,那些守護者之中,竟然有人手握長鞭,并且滿面怒容,王廣成等人,更是意識到事情不對,于是趕忙詢問。

“諸位大人,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王廣臣趕忙問道。

“眾小輩,你們可能還不知情況。”

“此次界靈府門,在你們踏入之后,便立刻關閉了,你們應該發現,在你們肯之后,便沒有其他小輩繼續進入界靈府門之中。”

“之所以如此,乃是因為有人,以作弊手段,混入了其中。”

“眾所周知,界靈府門內的寶物,乃是袁術大人為爾等小輩所留。”

“此人,以長輩之身,以作弊之手段混入其中,與爾等搶奪界靈府門內的寶物,不僅是對規則的無視,更是對爾等的不公。”

“而眼下,既然抓住此人,自當嚴懲,換爾等一個公道。”

一位守護者,義正言辭,大義凜然的對王廣臣等小輩說道。

“大人,晚輩明白您的意思,只是……”王廣臣說道。

“只是什么,你還有疑問嗎?”那位守護者問道。

“有。”王廣臣說道。

“你說。”那位守護者說道。

“大人,你們抓錯人了。”王廣臣說道。

“抓錯人了?”

“你在胡說什么?”聽聞此話,那些守護者都是面露憤怒,覺得王廣臣是在信口開河。

“大人,你們的確是抓錯人了,這位修羅大人,他不是作弊之人,因為他也是小輩啊。”王廣臣說道。

“混賬,你在說什么胡話,竟然幫這種人申辯,難道你是他的同黨不成?”

猛然間,那一聲怒喝響起,是那位白袍大人。

他聲音如雷,震的山搖地動,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真的動怒了。

而在他的威懾之下,就連那王廣臣,也是被嚇的倒退數步,不敢言語了。

可誰曾想,就在王廣臣閉嘴之后,竟然還有人敢再度開口。

“大人,王廣臣說的沒錯,你們的確是抓錯人了,我可以作證,這位修羅大人,他也是小輩,他不是作弊之人。”

“我也可以作證。”

“我也能作證。”

“大人,你們真的是抓錯人了。”

……



這一刻,廣場內外的那些圍觀人,臉色都是變得復雜起來。

因為,那些開口說話的,皆是剛剛從界靈府門內出來的小輩。

并且,說這話的人,越來越多,簡直形成了一面倒的局勢。

那么多小輩,幾乎沒有人去責怪楚楓,反而都為楚楓說話。

這讓人們意識到,事情,似乎真的沒有那么簡單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