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四千一百四十八章 兩人聯手

“飯桶,你在說誰,難道你是在說我們?”

那四位界靈師,同時將目光鎖定在楚楓的身上,眼中都布滿了怒意,同時也充滿了威脅之意。

那種威脅的目光,就好像在警告楚楓。

就好像在說:小子,你說話的時候,最好還是過過腦子,否則要你好看。

不過他們沒想到的是,對于他們如此明顯的威脅,楚楓卻是不以為然,甚是從容的繼續開口了。

“這還用問嗎,這里除了你們四個,哪里還有人像是飯桶?”

楚楓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一直凝視著那四位界靈師。

不僅如此,目光之中還布滿了輕蔑。

那種目光,深怕對方不知道,自己在說他們一般。

“你這祖武星域來的小廢物,膽敢侮辱我們?你可真是找死。”

此時,四個界靈師,皆是氣的面容大變。

若是四個勢力首領辱罵他們,他們都能接受,畢竟他們的確失敗了四次,有愧于四大勢力首領。

可是一個來自祖武星域,他們非常看不起的小鬼,竟也敢辱罵他們,這讓他們難以忍受。

于是,他們說話的同時,就想要對楚楓動手。

可是忽然間,他們愣住了,不僅僅是他們四個界靈師,就連另外四個勢力的首領,以及各方族人,也都是愣住了。

他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意。

那殺意冰冷刺骨,那殺意壓迫極強。

就仿佛只要對方愿意,下一刻就能讓他們飛灰湮滅,喪命于此。

于是,他們皆是不敢妄動。

而當他們確定,那殺意的釋放者后,更是感覺極其意外。

因為釋放那殺意的人,乃是龍道之。

在此之前,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。

這位,他們所有人,都看不起的祖武星域之人,竟然能夠釋放出,如此殺意。

“你們先前的廢話,我都可以不計較。”

“但你們若再敢對楚楓小友不敬,我要你們狗命。”

龍道之劍眉倒豎,冷聲說道。

看到這樣的龍道之,他們非常想笑,甚至想狠狠教訓龍道之一番。

畢竟龍道之在他們眼里,也是跳梁小丑。

跳梁小丑,豈能這樣與他們說話?

可在感受到那殺意之后,他們卻遲疑了……

“龍城主,不用與這群跳梁小丑計較,他們再廢話,直接殺理他們便可。”楚楓笑著說道。

“你這家伙……”

聽聞此話,那些人更是瞠目結舌。

這話說的,也太狂妄了吧?

直接將他們殺了?

把他們當成什么了?

把他們當成廢物了嗎?

這讓他們極為不爽,可偏偏,卻又不敢說什么了。

雖然,他們感受不到龍道之的修為,可只是那殺意,就已是讓他們為之忌憚,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。

見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,楚楓也不再多說什么。

而是將目光,投向了梁丘大師。

“梁丘大師,你我聯手吧。”

楚楓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對于這個要求,梁丘大師不僅立刻應下,且說話間,也是走到楚楓身旁。

“你居然要與他聯手。”

“你們這根本不是破陣,而是要聯手毀掉,這最后一次機會。”

那四位界靈師,一臉諷刺的說道。

“你們敢破此陣,我就宰了你們。”

與此同時,足足四道五品至尊的威壓,都釋放而出,籠罩住了楚楓和梁丘大師。

是那四位首領。

“你們敢動他一下試試,看我不要了你們狗命。”

可緊接著,龍道之的聲音也隨之炸響。

最重要的是,隨之而來的,還有龍道之的殺意。

龍道之的殺意,比之先前,更為恐怖。

龍道之,依舊沒有釋放威壓,依舊只是用殺意,恐嚇對方。

可偏偏,這殺意,再度嚇住了那四位首領。

“龍道之,你這是什么意思,你是要力保他們?”

那四位首領問道。

“讓他們破陣,出了問題,我來承擔。”

龍道之說道。

“好,龍道之,他們若是無法破陣,這件事我與你沒完。”

那四位首領,惡狠狠的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龍道之也是凝聲應下。

“要不然這樣吧,我不破陣,讓他們破。”

“若是他們四個要是能夠破開,我可以不破。”

楚楓說這話的時候,看向了那四位界靈師。

“哼,此陣至少也要五個人來破,四個人怎么破?”

那四位界靈師紛紛說道。

“不敢是吧,不敢就站在一旁閉嘴。”

“仔細看好了,看我們是如何只用兩個人,就破開此陣的。”

楚楓說完此話,又看向那四位首領。

“你們剛剛說,無法破陣,就要龍前輩好看。”

“那倘若,我們破開了陣法,你們又當如何?”

楚楓問道。

“我……”

楚楓此話問出,那四位首領竟然都說不出話來了。

他們本來,也很看不起楚楓。

可是看到楚楓,那自信滿滿的模樣后,他們竟然有些怕了。

萬一這個小子,真的能夠破開此陣怎么辦?

絕對不能與他對賭,就算對賭,也不能賭大的,否則,若是他真的破開了那陣法,他們豈不是倒了大霉?

“說話啊,你們找來了四個飯桶,浪費了破陣機會。”

“如今還想將破陣失敗的罪責,扣在我們頭上。”

“這件事,你們不是應該給個說法嗎?”

見對方都不回答,楚楓繼續逼問道。

“明明是這個梁丘太弱,所以才浪費了四次機會。”

“怎能怪到我們頭上?”

那四位界靈師說道。

“梁丘大師浪費的機會,你們有證據嗎?”

楚楓問道。

“我們四個就是證據。”

那四位界靈師說道。

楚楓忽然笑了,笑完之后,看向了四位首領,這才說道:“你們說,他們四個說的話,能算作證據嗎?”

“他們所說的,到底是證據,還是血口噴人,你們心中應該清楚吧?”

聽聞這番話后,無論是四個首領,還是那四位界靈師,都想要開口反駁。

可還不待他們開口說話,楚楓便再度開口。

“首先,你們覺得,無法破陣,是梁丘大師的原因。”

“其次,你們又說,這陣法至少要五個人才能破開,兩個人是絕對無法破解的。”

“但現在,我就是要與梁丘大師聯手。”

“倘若我們無法破陣,我楚楓,愿意將項上人頭奉上。”

楚楓說道。

“楚楓,萬萬不可。”

“這個責任,怎能讓你來承擔。”

聽聞此話,龍道之和梁丘大師,都有些急了,趕忙開口勸阻。

畢竟那陣法,已經失敗四次,他們都知道,那陣法非常難破。

他們可不希望,楚楓冒如此風險。

可誰曾想,楚楓卻攔住了龍道之和梁丘大師,示意他們不必勸阻,隨后看向那四位界靈師說道:

“但,我們若是成功破陣,就說明你們在含血噴人。”

“無能的不是梁丘大師,而是你們。”

“我也不要你們送死認罪,但你們必須跪在地上,向梁丘大師磕頭認錯。”

“然后,再割掉你們的舌頭。”

楚楓說道。

“什么?割掉舌頭?”

聽聞此話,四個界靈師也都是一愣。

磕頭認錯,他們都能忍,這割舌可就有些難以承受了。

那可是,奇恥大辱啊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