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六百三十八章 撕裂夜空(5更)
然而,聽得雅妃的話后,那雅縱云則是陷入了沉思之中,許久之后才問道:“妃兒,你是說那秋水道姑,是一位金袍界靈師?”

“恩。”雅妃確認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她可是身著一身白裙?!”雅縱云繼續問道。

“恩,爺爺你怎么知道,莫非你認識她?”雅妃不解的問道。

“妃兒,那女子可是長相極為出眾,雖然年近四十,但仍然有著常人所不極的容顏與氣質?”雅縱云繼續問道。

“她以面紗遮住容顏,妃兒看不見,但是觀其身材與面容輪廓,可以看出她姿色不錯,至于氣質,聽爺爺你這么一說,回頭想想,她還真是有著幾分舉世脫俗的不凡氣質。”雅妃回道。

“這樣看來,多半就是她了。”聽得雅妃回答后,雅縱云微微點頭,嘴角也掀起一抹頗具特殊意味的笑意。

“爺爺,那秋水道姑究竟是誰啊?”這一刻,雅妃已然確定,自己的爺爺定是認識那秋水道姑,否則不會這般,而她也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人,竟會讓她爺爺這般。

“若是我猜的沒錯,這所謂的秋水道姑可不簡單,她應該就是當初名揚東方海域,被稱為東方海域第一美女,同時也是焚天圣教的圣女,秋水拂煙。”雅縱云說道。

“焚天圣教圣女,秋水拂煙?!”

“爺爺,不會吧?您不是說,十幾年前焚天圣教,就已經舉教踏入天路,遷移武之圣土么?”

“那秋水拂煙身為焚天圣教的圣女,又怎會出現在東方海域?”

雅妃滿面吃驚,畢竟秋水拂煙的名頭,在東方海域很是響亮,哪怕焚天圣教已經消失多年,但秋水拂煙的大名,還是有很多人難以忘懷,那可是一個年代的標志,那個年代無數人的夢中情人。

“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當時焚天圣教遷移之時,我曾與島主一同送別,那時我便仔細的觀察了焚天圣教的人,發現有名號的強者全部在列,但唯獨圣女秋水拂煙未曾露面。”

“那個時候,我便覺得秋水拂煙可能沒有跟隨焚天圣教一同離開,而如今你所說的秋水道姑,無論年齡還是特征,都與秋水拂煙很是相近,所以我斷定,她很可能就是秋水拂煙。”雅縱云說道。

“這么說來,她真的是秋水拂煙?難怪,難怪她這么不將我誅仙群島放在眼中,身為焚天圣教的圣女,她倒是有著這個資本。”雅妃無奈嘆息,一臉委屈。

“傻丫頭,焚天圣教雖然厲害,但畢竟是多年之前的事,如今焚天圣教早已不在,秋水拂煙沒有這個龐然大物庇護,最多算是一個隱世高人罷了,根本不足為懼。”雅縱云道。

“可是爺爺,那秋水拂煙畢竟是焚天圣教的圣女,當年就那么厲害,如今想必更強,您還是不要招惹她了。”雅妃故意勸解,實則有意激將自己爺爺出手。

“哈哈,我的傻妃兒,你可真是高估那秋水拂煙了。”

“焚天圣教的圣子皇甫皓月的確厲害,但是圣女秋水拂煙可就差遠了,當年她就不是你爺爺我的對手,又何況是如今?”

“聽你說,她如今就住在這無極血海?快帶我去,不給她一些教訓,她還真以為我的寶貝孫女好欺負不成?”雅縱云果然著了雅妃的道,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太好了,就知道我爺爺才是最厲害的。”雅妃開心的又蹦又跳,高興的不得了,在自己的爺爺面前,她那高傲的態度已然不在,宛如一個孩子般,甚是可愛。

“砰”可就在這時,那緊閉的殿門,卻突然被人推開,一名侍女滿面慌張的跑了進來,大喊道:“一仙大人,雅妃大人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放肆,我與爺爺談話,誰讓你不稟報就闖進來的?”見狀,雅妃勃然大怒,指著侍女便要動手。

“等等。”不過還不待其動手,便被其爺爺雅縱云攔了下來,攔下雅妃后,雅縱云凝重的問道:“有何事如此急促,直接說來。”

“回一仙大人,雅妃大人。”

“外面天現異象,還請兩位大人一觀究竟。”那名侍女緊張的回道。

“什么?天現異象?!”聽得此話,雅縱云與雅妃皆是神情微變,隨后只見雅縱云抓住雅妃身形微動,便化作一縷光芒,來到了殿外的天空之上。

這一刻,他們發現,在無極血海的座座浮空島上,很多人都已騰空而起,滿面震驚的仰望夜空。

而抬頭觀望,哪怕是雅縱云與雅妃,也是面容大變,那瞪圓的雙眼之中,涌現出無比吃驚之色。

因為此時此刻,在那滿是繁星的星空之上,真的出現了異象。

不知距離他們有多遠,但卻絕對是他們無人能夠達到的九天星河之上,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痕。

沒錯,那是一道裂痕,盡管身處黑夜,但還是能夠看到那是一道裂痕,那道裂痕正在逐漸擴大,就猶如天空被撕裂了一般。

“天哪,天空被撕裂了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,天要塌了不成?!”眼見著那裂痕越來越大,一些心性稍差之人,開始大呼小叫起來。

“爺爺,這是怎么回事,莫非是有神體降臨?”雅妃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,小時候她也曾看見過一次天現異象,而那一次便有一個神體降臨于東方海域,那位神體便是紫鈴。

“不,神體降臨所現之異象,往往絢麗奪目,也側面代表著神體所掌握的特殊神力。”

“但是此刻的一幕不同,這不像是天賜神體臨世,更像是某個可怕的存在,硬生生的將天撕裂了一般。”

“妃兒你仔細看來,看那裂痕的形狀,像不像是一個人,用兩只手按壓出來的?”雅縱云指著夜空上的裂痕說道。

聽其爺爺這么一說后,雅妃則是再度仔細觀察起,那天空之上不斷被擴大的裂痕兩側。

而這一看不要緊,她那本就無比吃驚的小臉之上,頓時涌現出了難以形容的恐懼,就連嬌軀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,隨后以很是膽怯的聲音說道:“爺爺,那,那,那究竟是什么?!”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