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八百零四章 誠摯邀請(4更)
在宣揚過自己的戰果,讓世人知道誅仙群島慘敗,且讓他們見識到楚楓的強大天賦后,土行王便將圍觀之人驅散出了罪惡峽谷。

而他們也是將罪惡峽谷那封鎖結界再度開啟,因為已經知道開啟方法,所以再度開啟,這對于他們來說,倒也不難。

至于那封魔劍,先不說有這封鎖結界封鎖,根本就沒有人能靠近,就算有人能夠靠近,但也幾乎沒有人能夠將它帶走,所以土行王等人也不擔心,因為他們很清楚,這封魔劍有多厲害。

“無情小友,誅仙群島此次慘敗,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相信很快就會派來大軍,我們還是盡快離開此處吧。”檢查過大陣,發現并無漏洞,已經全面開啟后,土行王對楚楓道。

“恩。”楚楓點了點頭,隨后便跟隨土行王,金袍十兄弟,還有玄霄超等人一同離開,至于殘夜魔宗的其他弟兄,則是隱藏身份,跟隨那數萬名前來湊熱鬧的人,一同離開了。

在所有人都離去后,這罪惡峽谷安靜的有些詭異,能夠聽到的唯有呼呼風聲,死寂一片,有些瘆人。

然而,就在這時,在那結界外的虛空,突然一陣蠕動,隨后竟有兩道身影浮現而出。

這是兩名女子,一位是衣著得體品貌端莊的中年女子,而另一位則是樣貌甜美的年輕女子。

這二人,皆來自飄渺仙峰,年輕的乃是春舞,而那中年的,便是飄渺仙峰的守護者,東方海域最頂級的大人物,飄渺仙姑。

此刻,飄渺仙姑踏空而立,手中拖著一個殘破的泥土罐子,正用那凌厲的雙目,注視著楚楓等人離去的方向,許久后才開口道:“楚楓的天賦超乎我的想象,難怪,難怪……”

“師尊,就這樣讓楚楓和殘夜魔宗那些人走了,不用跟著他么?”春舞有些擔心的道,她并不了解殘夜魔宗的人,所以不太放心楚楓。

“不必,殘夜魔宗的人,雖然做事有些不擇手段,但卻很講道義,他們不會搶楚楓的王兵,更不會對楚楓不利。”

“畢竟此次楚楓幫了他們大忙,可以說,是楚楓救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,他們感恩還來不及,怎么會對楚楓下毒手。”飄渺仙姑道。

“可是師尊,之前在地宮的時候,您不是說,若是楚楓將那封魔劍拔出,土行王一定會殺了楚楓么?”春舞道。

“呵……”飄渺仙姑淡淡一笑,隨后道:“那封魔劍對殘夜魔宗來說非同小可,我可是曾聽說,殘夜魔宗的宗主死去之前,曾經說過,誰能拔出封魔劍,殘夜魔宗便由誰統領。”

“可是殘夜魔宗莫說有人能夠拔出封魔劍,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靠近封魔劍,若是楚楓真的拔出封魔劍,那豈不是說,殘夜魔宗要由這樣一個他們都不熟悉的毛頭小子統領?”

“莫說四大護法不服,就算殘夜魔宗的散落各方的弟子也皆不服,土行王身為殘夜魔宗的高層,肯定知道此事。”

“所以楚楓若是拔出封魔劍,那么為了殘夜魔宗的安定,他一定會殺了楚楓,因為他不會讓殘夜魔宗被一個外人掌管,畢竟對于殘夜魔宗的人來說,唯有四大護法,才具備掌管殘夜魔宗的資格。”飄渺仙姑解釋道。

“但是楚楓畢竟得到了封魔劍的庇護,已經做到了他們無法做到的事,難道他不會為了殘夜魔宗的安寧,而除掉后患,現在就殺掉楚楓么?”春舞還是不太放心。

“我說了,殘夜魔宗的人做事很講道義,只要不觸犯他們的禁忌,楚楓就一定不會有事。”

“而楚楓也很聰明,沒有去觸碰那道禁忌,所以殘夜魔宗的人不但不會殺他,應該還會拉攏他才對,畢竟殘夜魔宗的人不是傻子,楚楓這樣一個天才,換做是誰,都想拉攏。”飄渺仙姑解釋道。

“弟子明白了。”聽到這里,春舞才算安心,不過看著飄渺仙姑手上的殘破土罐,她又是柳眉輕挑,很是不解的問道:

“其實弟子有一件事還很不明白,師尊您為何要暗中出手,救下她呢?”

“留著她,也許有大用。”飄渺仙姑的嘴角,掀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,說話之間也是將目光,投向了自己的殘破土罐。

這土罐從表面看,很是普通,甚至破舊不堪,但是內部卻閃爍著無數道耀眼的符咒,那符咒相互輝映,形成了數道強大的陣法。

而在這陣法的最中心,竟有著一道完好無損的神識,安詳的躺臥其中。

對于飄渺仙姑與春舞的存在,莫說楚楓,就連土行王都沒有絲毫察覺,所以在封鎖罪惡峽谷后,他們便安心的離開了此處。

在穿越死亡石林后,他們又行走了幾萬里路,這才在一個山脈中落腳,其實以他們的修為,倒也不急著休息,只是土行王有事要與楚楓商談。

落腳后,柳老又特意命老八老九,前去找些食物,待得食物找回之時,已是深夜。

不過老八老九找的很是齊全,不但有酒有菜,更是有素有肉。

此刻,雖已夜深,但是十幾人坐在山峰之巔,借著夜色,飲酒食肉,倒也別有一番風味,尤其是生死大戰之后,這樣的生活,倒也成了一種奢侈的享受。

“無情小友,老夫有一個不情之請,不知你可否愿意?”突然,土行王笑著看向了楚楓,而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,都是不由放下了手中的酒碗,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向了楚楓。

“前輩有事請講,只要我無情能夠做到,定然不會拒絕。”楚楓笑著應道。

“無情小友天賦了得,乃是東方海域罕見的奇才,老夫想代表殘夜魔宗,邀請你加入我們,不知你可愿意?”土行王誠摯的說道。

且在說這番話的時候,他的眼中充滿了渴望,但卻也有意思擔憂,他是害怕,害怕楚楓拒絕。畢竟楚楓是這樣難得的天才,所有人都知道,楚楓日后將有不可限量的作為,就算楚楓拒絕自己,這也是情理之中。

事實上,不止是土行王擔心,柳老,玄霄超,扶風明,幽瞳涵,幾乎在場的所有殘夜魔宗之人,都很擔心。

因為他們都希望,楚楓能夠加入殘夜魔宗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