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一千八十八章 祖師約定
“司空前輩,究竟是什么事?”楚楓好奇的追問道。

“楚楓,你應該知道,百里懸空是誰吧?”司空摘星不答反問道。

“當然,百里懸空乃是我青木南林的第一代掌教,青木南林的開山祖師。”

“當年的他在青木領域,是一位聲名遠播的高手,并且是青木山掌教的師兄,在青木山有著極高地位,正是受青木山掌教所托,所以才建立了青木南林。”

楚楓這些時日,也是了解到很多,關于青木南林的事跡,而青木南林的第一任掌教百里懸空,絕對是青木南林歷代以來,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一位掌教,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一位讓南林弟子引以為傲的人,因為后面的掌教與他相比,相差甚遠。

當年百里懸空在的時候,四林之中南林最強,甚至其他三林,與南林根本無法相提并論,因為相差實在太過懸殊。

不過在他死后,青木南林便一落千丈,沒有了這位絕世強者的庇護后,青木南林一輩不如一輩,時至今日,更是弱的可憐,成了眾人眼中的笑柄。

“楚楓,你很聰明,是一個很有頭腦的孩子,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,以百里掌教的實力,和當時的影響力,就算他死后,我青木南林,也不至于落魄到如此地步?這其中肯定有著一些原因?”司空摘星問道。

“不瞞前輩,這個問題晚輩的確想過,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百里掌教那么厲害,他留下的勢力,不至于會成今天這個樣子才對。”楚楓如實說道。

“是啊,如是百里掌教,真的想好好經營青木南林,哪怕青木南林選擇的建宗位置很差,但也不至于會到今天這步田地。”

“而青木南林,之所以會落魄到這種地步,是因為百里掌教雖強,但卻并未在青木南林留下任何傳承,也沒有培養太過優秀的后背,甚至繼承青木南林的掌教職位的時候,也只是隨便選擇了一個人接手了青木南林。”

“并且我還聽說,他臨終之前,還曾特意囑咐過他的好友們,不管青木南林落魄到何種地步,都不可伸出援助之手,但卻又請求他的朋友,不能讓青木南林滅亡,甚至特意與當時青木山的掌教說過,無論何時,都要讓青木南林延傳下去。”

“所以當他死后,青木南林才會一落千丈,而當年奔著百里掌教名聲而來的很多強者,也是在百里掌教死后紛紛離去,再加上當年他臨終前的囑咐,這才成就了青木南林,如今的落魄局面。”

“雖然還健在,并且傳承著,但是與之當年的輝煌相比,的確落魄的可憐。”司空摘星說道。

“竟然還有這樣一回事,可是百里掌教,為何要這么做呢?”楚楓一臉的不解。

“百里掌教雖然并沒有為青木南林傳承過什么,但卻留下過一些東西。”司空摘星說道。

“什么東西?”楚楓問道。

“羽化宗你應該知道吧?”司空摘星問道。

“晚輩知道,羽化宗與參星觀一樣,乃是青木山的一等附屬勢力,并且據說羽化宗的實力,比之參星觀還要雄厚一些,是能與東西北三林抗衡的一等勢力。”楚楓說道。

“我們的百里掌教,與羽化宗的開宗祖師,乃是至交,當年他在臨終之前,曾在羽化宗建立了一座塔,起名為南林之塔。”

“他在南林之塔的頂端,留下了一個信物,他曾與羽化宗的開宗祖師約定,只要日后青木南林的人,能夠拿到那個信物,那么羽化宗就必須與青木南林聯盟,并且要與青木南林患難與共,同生共死。”

“但是同樣的,假如南林之中,沒有人能夠拿到那個信物,那么羽化宗與青木南林便形同陌路,不可幫助青木南林。”司空摘星說道。

“原來百里掌教,那個時候,就已經猜測到,南林會有落魄之日。”楚楓似乎已經明白了些什么。

“是啊,所以才說百里掌教,是一位真正的智者,他當初建立青木南林,是為了等待一位絕世奇才,一個能夠影響武之圣土的人,可以說青木南林,就是為這個人而創建的。”

“他可以幫助這個人,但卻不會幫助青木南林,也不會發展青木南林,所以才不將自己的本事傳給南林的后輩,所以才不允許他的友人幫助青木南林,但卻又要青木南林傳承下去,與摯友定下這樣的約定。”

“他的意圖很明確,他的確沒有為青木南林留下什么,但卻為那個他覺得會出現的人,留下了一些幫助。”

“很多人,都不理解百里掌教為什么要這樣做,包括之前的我,也完全不明白他的用意,甚至覺得,他這是多此一舉,而如今我懂了,因為我相信了他所說的話。”

“他說,青木南林會等到一個能夠影響武之圣土的人,那個時候才是體現青木南林存在意義的時刻,也是青木南林輝煌的時刻。”

“而如今這個人已經出現了,他便是你。”司空摘星看著楚楓,眼中充滿了復雜的神色,那是一種寄托,非常重的寄托,將自己的所有都寄托在了楚楓的身上。

“司空前輩,你是要帶我去羽化宗,去拿到南林之塔內的信物,讓羽化宗與我們聯盟,從而幫助我們?”楚楓已經明白了司空摘星的用意。

“恩,參星觀在青木山內的勢力很強,就算青木山內有約束,但若元清想對付你,你肯定還是要吃虧的。”

“不過,假如羽化宗肯庇護你,那就完全不同了,因為羽化宗的在青木山內的勢力,可是絲毫不弱于參星觀的,甚至還要強上一些。”司空摘星說道。

“只是司空前輩,這么多年過去了,您能確保如今的羽化宗,會遵守他們開宗祖師,與我青木南林的第一任掌教所定下的約定么?”

楚楓有些擔心,畢竟如今青木南林,與羽化宗的差距如此巨大,羽化宗未必會為了先祖的一句口頭約定,便與青木南林聯盟,尤其是楚楓如今得罪的,乃是參星觀。

“其實,我也不能確定他們是否會遵守這個約定,畢竟過去這么久了。”

“不過羽化宗與我青木南林不同,從羽化宗的開宗祖師開始,歷代宗主的選拔都很特殊,他們挑選的未必是修為最出眾的,但一定是品行最好的。”

“所以羽化宗的歷代宗主,為人處世都很受認可。哪怕在百里掌教死后,羽化宗便與我青木南林并沒有什么交集,但我卻知道,羽化宗現在的掌教,還記得這個先祖定下的約定。”司空摘星說道。

“這樣的話,那我們就信一次百里掌教吧。”楚楓釋然一笑,便不再多想。

而他這句話的含義也很明顯,如今青木南林與羽化宗這復雜的關系,是百里掌教的安排的,若是楚楓能夠拿到信物,而羽化宗卻不認賬,那只能說明百里掌教計算有誤,至少他當年選錯了約定的對象。

不過實際上,楚楓還是很相信百里掌教的,他總覺得這位百里掌教,是一位與眾不同的人,而這種人,往往是很有本事的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