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一千兩百五十七章 刮目相看
“主事大人,你覺得那羽化宗宗主夫人所說是不是真的?”那位當家長老再度問道。

當年他也如拓跋殺狂一樣,親眼目睹了南宮龍劍,一人一劍,蕩平妖族之事。

所以他對南宮龍劍,也是相當的畏懼,哪怕事到如今,他成為了刑罰部的當家長老,可是只要想到當年的那位,手持金劍的黑發男子,仍會肅然起敬,發自內心的又驚又恐。

“南宮龍劍是何等人物,怎么可能讓自己的女兒,流落在外,加入我青木山做弟子?”拓跋殺狂說道。

“對啊,不但不可能讓他的女兒流落在外,更不可能讓他的女人轉嫁他人,看來,那臭娘們是在騙我。”

其實,這位長老,也懷疑白素嫣所言是假,但自己卻又不敢確定,畢竟南宮龍劍太過厲害,若真是得罪了,那莫說是他,恐怕青木山都要倒大霉。

但是,現在聽到拓跋殺狂的話后,他便能夠確定,白素嫣是在騙他了,一時之間,怒火攻心,氣的咬牙切齒。

“那女的,肯定不會是南宮龍劍的女人,但南宮龍劍如此低調,整個武之圣土,知曉他之事跡的人,也是不多。”

“那女人,就算要騙你,也理當抬出一個名聲鵲起的人物才對,但她卻偏偏抬出了南宮龍劍,這就有些不對勁了。”拓跋殺狂,若有所思。

“主事大人,那您的意思是?”那位長老問道。

“這女人,應該知道些什么,至少她知道,我們認識南宮龍劍。”

“就算不是南宮龍劍的女人和女兒,也定然與南宮龍劍有所關系才是,畢竟那白若塵的帝級血脈,是貨真價實的。”

“就算白若塵不是南宮帝族的人,也定是其他帝族的人,若是她真在帝族內有所關系,恐怕還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。”拓跋殺狂說道。

“那主事大人,我們現在該怎么辦?就任由那白若塵和她母親,這般猖狂不管?”

“若是以后凌云離開我青木山,被她抓到了,她真的對凌云下毒手怎么辦?”長老擔心的問道。

“哼,若是真的要一個臭娘們,在我青木山隨便撒野而不管,那我青木山的刑罰部,威嚴何在?”拓跋殺狂說此話的時候,眼中閃過一道寒光。

“主事大人,還請明示。”長老抱拳請示道。

“斬草除根,不留后患,將隱患扼殺于萌芽之中。”拓跋殺狂惡狠狠的說道。

“屬下明白,這就去辦。”那位長老,再度施禮,隨后一陣勁風掀起,此人已是消失不見。

與此同時,楚楓等人正準備離開青木山的路上,向羽化宗的方向飛去,只不過因為青木山的領地實在太大,哪怕是白素嫣這位半帝強者帶著他們,卻也需要一段路程。

“母親,您為何要將我父親的名字說出來?這樣真的好么?”此刻,白若塵有些不解的問道。

“傻若塵,若不是抬出你的父親,他們豈會放我們安然離開?不管怎么說,那是青木山,高手如云的九勢之一。”白素嫣笑瞇瞇的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沒什么可是的,你娘親我自有安排。快點走吧,前面還有人等著咱們呢。”

“等著咱們,是誰?”

“等下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白素嫣淡淡的笑道,隨后便加快了腳下的速度,快速的在空中奔行起來。

對于白素嫣的話,楚楓等人倒是沒有多想,本以為是羽化宗宗主,或是其他人,在前方接應他們。

可是直到,他們已經離開了青木領地,白素嫣已經停了下來,卻仍沒有見到任何人影,這便讓楚楓等人泛起了低估。

畢竟,若真是有人等他們,應該早就守護在此處才是,怎么可能半個人影都沒有?

然而,就在楚楓等人不解之際,白素嫣卻是突然回過頭去,說道:“跟了這么久,還不現身,你難道打算跟我回羽化宗么?”

“哼,原來被你發現了么,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了你這臭娘們。”而就在這時,后方本平靜的空間,竟是微微一顫,很快一道老者的身影便浮現而出,這位正是之前在青木山內,與白素嫣交手的刑罰部長老。

“竟然是他?”

見到這位長老,楚楓,白若塵,司馬穎三人皆是面容一變,感到有些意外與吃驚。

尤其是楚楓,他的吃驚更要濃郁幾分,因為在離開的途中,他就擔心青木山,不會善罷甘休,會暗中派人尾隨而來,對他們出手。

所以楚楓,一直將精神力調制到最佳狀態,感應著周圍的一草一木。

可一路走來,他沒有發現任何的風吹草動,便覺得青木山并沒有他想的那么無恥,根本沒有暗中追來。

但是現在,他發現他錯了,并非是青木山沒有暗中追來,只是他實力不濟,并沒有發現罷了。

“哪來那么多廢話,動手吧,也讓我看看,你這青木山的老頭,有什么本事。”白素嫣說話之間,走到楚楓等人的前頭,輕蔑的看向了刑罰部的那位當家長老。

“成全你。”見狀,那刑罰部長老也不客氣,只聽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他已然率先出手,因為速度太快,楚楓等人根本看不清他是怎樣的動作。

但卻能夠看到,一道高達千米,貫徹天地的風墻,正自正面壓迫而來。

那風墻非同小可,其中蘊含著無數道風力形成的風刃,那風刃乃是由帝級武力凝聚而成,威勢相當駭人。

哪怕是只是一道,都足以將楚楓三人斬成粉碎,又何況此刻那風墻之中,這樣的風刃,足有千萬道。

這樣的攻勢,對于楚楓三人來說,乃是毀滅性的的打擊,不但無法閃躲,更是無法防御,只能等死。

“唰”

可是,就在這時,只見白素嫣玉手輕輕一揮,其面前的空間,便開始扭曲變化,而那風墻經過那空間,便隨之一同扭曲,最終竟然消失不見。

白素嫣,只是輕描淡寫之間,便將那風墻給輕易化解。

“好強。”見到這一幕,哪怕楚楓也不由眼前一亮。

刑罰部的當家長老,那絕非簡單的角色,至少他的修為,絕對不是簡單的半帝境那么簡單,品階自然不低。

至少從那位當家長老先前的出手,楚楓便能夠看出,這位當家長老的實力,遠強于魏長老和周全長老才對。

但就是這樣強大的人物,攻勢卻被白素嫣輕易破解,這邊側面的襯托出了,白素嫣的實力。

此時此刻,楚楓不得不承認,這白素嫣的實力,的確已然超乎他的想象。

對這個外表嫵媚,實則深不可測的女人,刮目相看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