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威脅
“通關者,跟隨引領者進入印封古村,不得亂走,要遵從古村規矩,否則別怪古村將你們驅趕而出。”

“而未能通關者,也不要氣餒,再接再厲,只要努力,終有一日可以通過入村關,成為我印封古村的客人。”

“至于那些,被困在入村關內,無法走脫者,也不要恐慌,待得考核時間一過,我村中之人,會將你們救出來的。”

“你們都聽明白了么?”印封古村,那位二品半帝的老者,高聲說道。

“聽明白了。”眾人齊聲回答,聲音響亮無比,與此同時,臉上的期待之色更加濃郁,因為他們知道,進入印封古村的機會,終于要來臨了。

“今日特殊,我便再多發幾句牢騷。”

“我印封古村內,雖然紀律嚴明,但是對于拜訪者之間的私人矛盾,卻從來不加以干涉。”

“今日,有多位拜訪者,以誰能率先通過我印封古村的入村關為賭注,進行比拼。”

“我覺得,這是一種好事,畢竟修武者的世界,沒有斗爭,沒有進步。

“所以便應他們的要求,做了這場比拼的公證人。”

“現在,凡是參與比拼的人,都將你們的賭注交給我,放到這乾坤袋內。”那位老者說道。

“什么?交給他?”

聽得此話,那些進行比拼的許多人,都有些猶豫,畢竟他們的賭注,都是價值不菲之物,就這樣交給他人保管,他們還是有些不放心的。

幾乎所有人都在擔心,這位印封古村的老者,把他們的寶貝卷走。

可就在這時,楚楓率先走了出去,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十萬顆武珠,放入了那位老者的乾坤袋內。

因為在如此公眾場合之下,楚楓覺得印封古村的老者,絕對不會這般不要臉,私吞他們的寶貝。

再加上之前對這位老者的觀察,楚楓覺得這位老者的人品也是不錯,是值得信賴的,所以,楚楓才會毫不猶豫的,將自己的十萬顆武珠交給他。

并且,在將武珠交給對方之后,楚楓還很是客氣的對老者施以一禮,說道:“前輩,麻煩您了。”

“恩,這也是老夫應該的。”對于楚楓此舉,那位印封古村的老者,也是微微一笑,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畢竟,楚楓能夠毫不猶豫的將十萬顆武珠交給他,這說明對他信任,而如此年輕,便有如此胸懷,這老者自然很是欣賞。

“嘿嘿,這這…這位前輩,你可千千千…千萬別私吞啊。”

“這么多人看著呢,你你…你若是要私吞,我我…我可會讓你丑名遠播的。”

而就在這時,王強也笑嘻嘻的湊了過來,將他那顆粑粑一樣的東西,丟入了老者的乾坤內,不過比起楚楓的畢恭畢敬,可圈可點。

他的表現,則是讓那老者眉頭緊皺,甚至讓圍觀之人,也是暗罵連連。

他不感謝這位老者也就算了,還大庭廣眾之下,威脅這位老者,這實在太過分了一些。

而最讓人無語的是,他竟然將他那個,價值連城的玉盒,給收了起來,只是將那顆粑粑一樣的臭東西,丟到了老者的乾坤袋內。

“你想只拿這個東西,當做賭注?”這一刻,那位印封古村的老者,瞪著眼,冷著臉,高聲問道。

他對王強的態度,與對楚楓相比,簡直判若兩人。

不過這也不能怪這位老者,要怪也只能怪王強自己,實在是他為人處世,太過討人厭了一些。

“有…有什么不妥么?”王強一臉不解的問道,似乎還沒意識到,自己做錯了什么。

“你若是加上那個玉盒也就算了,只是這個東西,對于其他參賭之人來說,恐怕不太公平。”那位老者如實說道。

“就是,把你拿個玉盒算上,否則就剔除你比拼的資格。”與此同時,其他參賭之人,也是憤怒的說道。

他們與那老者想的一樣,王強那顆粑粑,乃是分文不值的垃圾。

他唯一值錢的,就是那玉盒,如今王強竟然如此卑鄙的,把玉盒收起來,只將那粑粑丟出來當賭注,那些其他參賭之人,自然不干。

“你…你們這是干什么?我我…我從一開始就說,將傳家之寶當…當賭注。”

“我又又…又沒說過,把這玉盒也一…一起當賭注,你們這是…趁…趁…趁火打劫。”王強說道。

“不行,必須把這玉盒當做賭注,否則就廢掉你的參賭資格。”眾人不依不饒。

面對眾人的刁難,王強臉皮再厚,也不免流出了冷汗,于是,他靈機一動,竟將目光投向楚楓,說道:

“楚…楚楓兄弟,你幫我說句公道話,幫幫…幫我勸勸他們,如若不然,我就只能退出了這場比試了,我若退出,你就等于,少少…少了一個競爭對手,自己也沒意思不是?。”

聽得此話,楚楓眉頭不由微微皺起,目光變得陰沉起來,他如此聰明,自然聽出了王強的言中之意。

這王強,表面是在讓楚楓幫忙,但實際上,他這就是在威脅楚楓啊,他顯然已經知道,楚楓想要他的那顆粑粑,所以才以退出來比拼,來威脅楚楓。

“諸位……,讓我說句公道話吧。”眼見不好,楚楓也只得開口。

“對對對,讓讓…讓楚楓兄弟,說說…說句公道話。”見狀,王強趕忙笑嘻嘻的附和,并且他笑得非常之賤,覺得自己已經掌控了楚楓,洋洋得意。

“楚楓小友,此事因你而起,也理當由你決定,你就說句公道話吧。”

而果不其然,楚楓憑借良好的形象,也的確博得了眾人的認可,所有人都等待楚楓發言。

“諸位放心,我楚楓,定然只說公道話。”楚楓微微一笑,隨后看向王強說道:“王強,其實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,難道說,你這玉盒,比你的傳家之寶還珍貴么?”。

“當…當…當然不是,肯…肯定是傳家之寶珍貴,傳…傳家之寶,是…是…是我無價的。”王強說道。

“那你既然連傳家之寶都舍得,又為何舍不得這玉盒呢?”楚楓笑瞇瞇的問道,與此同時,他是一臉的壞笑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