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修羅武神 > 第兩千七十章 激動不已
按照秋竹他們的想法,是準備先將楚楓帶到一處休息,然后再通知其他人,告訴他們楚楓回來了。

可是春舞的性格太急了,竟直接拖著楚楓,前往了縹緲仙姑所休息的地方。

那里,可是一處禁區,其實哪怕春夏秋冬四姐妹,也是不能隨意闖入的,因為眼下縹緲仙峰,屬于非常時期。

“春舞姑娘,仙姑大人他。”見春舞他們急匆匆的過來,守護此處的兩位長老,本想要阻止她們進去。

“別攔我,我有要事要見師尊。”然而,這一次春舞卻并未聽從他們的話,而是直接闖了進去。

換做尋常,守護此處的兩位長老,肯定會出手阻攔,但是這一次他們卻并沒有。

不是他們不想阻攔,只是當他們看到春舞身后的男子后,頓時愣在了那里。

“剛剛那位,是楚楓大人?”那位長老,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由的對另外一位長老問道。

“是楚楓,是楚楓大人回來了。”另外一位長老,連連點頭,同時蒼老的身軀,也在不斷的顫抖,足以見得,此刻的他,是多么的激動。

“師尊,師尊,快看,是誰來了!!!”但是此刻最激動的,還要屬春舞,因為剛進入宮殿,她便開始不停的呼喊,那叫一個興奮。

而在春舞四人帶路之下,楚楓來到了一座偏殿之中,此刻偏殿之中有著三個人,兩男一女,皆是楚楓熟悉之人。

而這三人,便是縹緲仙姑與泰寇,以及他們的女兒,這縹緲仙峰現任主人,秋水拂煙。

“春舞,什么事大驚小怪的,還有…不是告訴過你們,沒有要緊事,不許來這里……”

縹緲仙姑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,所以她此刻的語氣也很不好,見春舞等人進來,便準備說教春舞。

然而,當縹緲仙姑轉過身來,將目光投向春舞那一刻,便猛然從座位之上站了起來,本憤怒的面容,卻是瞬間凝固,從而大喜,驚呼道:“楚楓?!”

“楚楓?”聽得這兩個字,泰寇與秋水拂煙也是頓時一驚,趕忙將目光投了過來,而當其二人看到楚楓之后,也是如同縹緲仙姑一樣,紛紛自座位站起,且不約而同的向楚楓走來。

“楚楓,拜見縹緲仙姑。”

“拜見泰寇前輩。”

“拜見拂煙姐姐。”

看到三人,楚楓則是屈身抱拳,對著三人施以大禮,這三人都是幫過自己的人,對楚楓可謂是恩重如山。

不管如今的楚楓成長到了什么地步,但在楚楓眼中,他們三個都是恩人,都是前輩,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親人之一。

“天哪,楚楓真的是你,你真的回來了。”當確定,的確是楚楓歸來之后,三人更是笑的合不攏嘴,甚至激動之際,向來沉穩的縹緲仙姑,也是紅了眼眶。

“楚楓快起來,快起來,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啊。”縹緲仙姑,趕忙用那顫抖的手,將楚楓攙扶了起來,與此同時,她眼眶內打轉的淚水,也是流了出來。

這眼淚,乃是思念之淚,足以見得縹緲仙姑對楚楓的思念,是多么的深重。

雖然,縹緲仙姑向來冷漠,之前在東方海域,更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,可是楚楓在他心中,卻有著特殊的位置。

當初楚楓剛剛踏入東方海域,身負重任,但修為還很弱,她可以算是看著楚楓一路成長起來的,所以在她心中,楚楓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樣。

“娘親,您可有點偏心了,當初我遠行歸來,也沒見您哭過啊。”秋水拂煙在一旁,裝作吃醋的笑道。

“哎呀,人老了,就不爭氣了。”縹緲仙姑,有些尷尬的擦拭掉了淚水,盡管修為沒了,可她好歹也是大人物,當眾哭出來,她自然感覺尷尬。

“就是,不要哭,楚楓小友回來,乃是大喜事,我們應該高興才對。”

“你們等著,我就將這個好消息,去告訴大家。”

“楚楓,剛好你的師尊,以及殘夜魔宗的人,也都在我縹緲仙峰上,她們得知你回來,肯定會特別的高興。”

泰寇此刻也是滿面笑容,那一臉的褶子,就跟包子一樣,一邊笑著,一邊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“我也去幫忙宣傳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見狀,春夏秋冬四姐妹,也是跟著泰寇一同跑了出去。

“泰寇,你要是敢騙老夫,老夫和你沒完!!!”

泰寇他們離開沒多久,一道充斥著威脅的聲音在殿外響起,而很快的一道勁風襲來,一道身影也是進入了這座偏殿之內。

這位,為了來見楚楓,甚至動用了身法武技。

當那道聲音響起,還未進入之際,楚楓便知道是誰來了。

六品武王,這個修為,在東方海域可是沒有幾個能夠達到,再加上那霸氣的聲音,絕對就是楚楓的師尊,丘殘風。

“天哪,楚楓,你你……”果不其然,是丘殘風,當丘殘風進入這偏殿之內,看到楚楓之后,竟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本來,他以為泰寇是騙他的,但哪怕知道可能被騙,他還是趕了過來,因為楚楓對他來說太過重要,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,楚楓竟真的回來了。

“你小子真的回來了?”過了好一會,丘殘風才有所緩和,走到楚楓近前,抓住楚楓的肩膀。

投過那雙抓在肩膀上的手,楚楓能夠感受到,丘殘風此刻的激動,以及對他的想念。

雖然,丘殘風被關在帝葬多年,楚楓與他交流很少,可在楚楓心中,丘殘風與諸葛流云一樣,永遠是他的師尊。

“師尊,請受弟子一拜。”

忽然間,楚楓退后一步,半跪于地,對著丘殘風施以跪拜大禮。

這一幕,若是讓武之圣土之人看見,一定會感覺不可思議。

丘殘風什么修為,六品武王而已,在東方海域他是一等一的高手,可若放在武之圣土,簡直就是個屁。

可楚楓呢,可是堂堂四品武帝,多少武之圣土的大人物,多少武之圣土的武帝強者,看到楚楓都要點頭哈腰,大獻殷勤,有誰能讓楚楓施以跪拜大禮?

可是,現在的楚楓,卻在向丘殘風下跪跪拜大禮,人們怎能不驚?!

只不過,縹緲仙姑與秋水拂煙她們,并不知道楚楓如今的修為已是那樣恐怖,也不知道楚楓在武之圣土的地位,已是那樣了得。

所以她們也只是覺得,楚楓跪拜丘殘風是理所應當的事,不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吃驚,反而是滿面的笑意。
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