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兩千二百零五章 神罰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阿蠻大嘴狠狠咬在巨角之上,那堅硬無匹,就連龍塵的龍骨邪月都無法斬斷的巨角,被阿蠻一口咬下一大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六角海蛇一族的男子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,那六根巨角,是他的根基所在,與靈魂相連,阿蠻啃食他的巨角,就跟啃食他的靈魂一樣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那六角海蛇一族的男子瘋狂掙扎,想要將阿蠻從頭頂甩下,可是阿蠻抱著那巨角不放,就跟老鼠一樣,瘋狂地啃咬。

    “咔哧咔哧……”

    堅硬的巨角很快被啃出一片缺口,巨角之上落下的骨粉蘊含著無盡的生命能量和天道符文,阿蠻大口地吞噬,就好像一頭餓狼,遇到了血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混蛋,給我滾……”

    那六角海蛇一族的男子怒吼,一頭鉆入大地,在大地之下急速穿行,要將阿蠻甩掉,大地紛紛爆碎,一路向前,瞬息萬里,聲勢駭人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一聲爆響,那六角海蛇一族的男子終于從大地里鉆出,終于甩掉了阿蠻,不過人們發現,他腦袋上全都是血,一只巨角已經不見了,六角變成了五角,同時他的氣息急速下降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們給我等著……”

    那六角海蛇一族的男子,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,嚎叫聲中,似乎還帶著哭腔。

    大地爆碎,阿蠻的身影從大地里爬出,他懷里抱著一只巨大的角,正是那六角海蛇一族男子頭上的,竟然硬生生被他給啃下來了。

    人們不禁一陣頭皮發麻,這個阿蠻簡直就是妖怪,一個吃人的妖怪,尤其是那些玄獸們,看著他,眼睛里全是恐懼之色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無盡的海妖一族,瘋狂沖出,龍血軍團人數太少,根本攔不住如此恐怖的大軍,只能任由它們逃走。

    海妖一族離去,大地之上,留下了無數高山一樣的尸體,整個世界都被鮮血染紅,腥氣沖天。

    海妖一族的強者如同一道洪流,急速遠去,來勢洶洶,去勢匆匆,揮手間,只留下一地尸體,卻不帶走一絲云彩。

    “大帝已去,海妖已滾,咱們好好清算一下,我們之間的恩怨吧。”

    龍塵凌空而立,龍骨邪月在手,俯視著各大勢力的強者,殺氣沖天。

    當他被石皇和血皇英靈捆住之時,龍血軍團被圍攻,他不得不冒著將龍血軍團重創的危險,發動自殺式襲擊。

    如今危機已經解除,是時候清算恩怨了,龍塵手中龍骨邪月顫動,雙目之中全是冰冷的殺意。

    一時間丹谷、邪道、古族、玄獸一族、遠古世家聯盟的強者們,臉色都變了。

    他們想不到龍塵如此暴虐,都已經殺到這個時候了,竟然還不肯罷手,還要繼續殺。

    “龍塵,這都是一場誤會,如今大帝已現,誤會已經解開,不要再繼續內耗了。”南宮醉月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確實,莫離大帝已經說了,帝印力量急速消減,再有三個月血族就會破封而來,我們不能再內耗了,我們需要合力抵擋強敵,一致對外。”北堂如霜也跟著勸道。

    如今不管是龍塵和他的龍血軍團,還是各大勢力,都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再去硬拼,必然會有無盡的傷亡,到時候天武大陸元氣大傷,拿什么去抵御血族?等血族全面入侵,大陸將會被傾覆。

    “內耗?內耗是我挑起來的么?是一些白癡故意針對我,憑什么要我停手?

    他們殺我的時候,怎么就沒想過內耗,沒想過天武大陸的安危?為什么我要去想?

    如果不是大帝出手,我的這么多兄弟都會死在這里,誰會為什么我們流一滴眼淚?

    別跟我請什么深明大義,我龍塵不懂,我只知道,誰想讓我死,我就讓他死,龍血軍團所屬,給我殺,為戰死的追云吞天雀一族的兄弟姐妹報仇。”龍塵大聲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殺”

    龍塵一聲斷喝,龍骨邪月斬出,直奔東方玉陽殺去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東方玉陽經過連續的大戰,也已經筋疲力盡,被龍塵一刀斬在銀盾之上,鮮血狂噴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東方玉陽剛剛倒飛而出,忽然臉色大變,整個人符文亮起,只見虛空之上,一把匕首突兀地出現在他的脖子前,劃過虛空,鮮血飛濺。

    東方玉陽的頭顱,被匕首斬斷,令無數人驚駭,赫然是血殺殿的神女東溟玉出手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一直抵擋血皇英靈,沒有人見識過她的真正殺招,如今一出手,哪怕是東方玉陽,也無力反抗。

    只見東方玉陽的頭顱飛起,整個人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“分身?”

    人們一驚,看向遠處去,虛空扭曲,東方玉陽的身體出現,他脖子上,鮮血狂涌,雖然他關鍵時刻以分身抵擋,本尊瞬移開來,逃過了一命。

    但是東溟玉的攻擊太恐怖了,根本沒有任何征兆,他反應已經夠快了,依舊差點被切掉腦袋,嚇得他臉色蒼白,真不愧是天武大陸第一殺手,差點就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東溟玉一擊不中,身影一瞬間消失,天地間再也察覺不到她的任何波動。

    東溟玉消失,東方玉陽頓時感覺頭皮發麻,一聲斷喝,將星辰古堡召喚出,整個人竟然進入了古堡之中,他怕了,面對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殺手,他恐懼了,那種命隨時被奪走的感覺,沒有人會不恐懼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東方玉陽變成了縮頭烏龜,遠處的鯤鵬子也感覺到了不妙,他第一時間召喚出鯤鵬真身,但是頭頂依舊被匕首刺穿。

    但是因為他急速變大,導致這一擊刺偏了,沒有洞穿他的晶核,但是那恐怖的神威,依舊令他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鯤鵬子全身發光,雷霆萬里,東溟玉那嬌小的身影,被雷光震飛。

    東溟玉兩次出手,差點將東方玉陽和鯤鵬子擊殺,恐怖的刺殺手段,令所有強者脊背生寒,這簡直防不勝防啊。

    東溟玉匕首顫動,剛要繼續進攻,忽然一口鮮血噴出,整個人竟然筆直從空中掉落。

    龍塵剛剛一刀將東方玉陽的古堡震飛,準備拍他一磚頭,看看能不能把古堡拍碎,見東溟玉如此情景,急忙飛奔而去,一把抱住了東溟玉。

    “小玉兒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龍塵抱著東溟玉,他駭然發現,東溟玉氣息混亂,生命力開始變弱,眉心出現了一道神紋,一開始還是金色的,然后逐漸變成了黑色,那神紋,正在吞噬她的生命和神魂。

    “她背叛神明,已經被神明察覺,開始降下神罰,她將遭受萬毒噬魂之苦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血殺殿殿主鐘子陽冷笑道。

    此時的鐘子陽雙目之中充滿了恨意和恐懼,東溟玉這個神女,竟然背叛了殺神,并將血殺殿所有精英弟子全部殺光,從此血殺殿將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如此彌天大禍,他這個殿主恐怕也會受到懲罰,如今看到神罰降臨,他也開始變得膽戰心驚了。

    東溟玉出了狀況,所有龍血戰士們都圍了過來,也沒心情去廝殺了,龍血軍團沒有繼續廝殺,各大勢力的強者們如釋重負,紛紛后退,至于趁機偷襲,雖然明知道此時是最好的機會,但是他們沒有那個膽子,他們被殺怕了。

    六頭十二階魔獸,也筋疲力盡,無法釋放神通,但是它們守護在龍血軍團的周圍,依舊給人無盡的壓力,令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楚瑤玉手結印,精純的生命力,涌入東溟玉體內,夢琪也將元神之力,送入東溟玉的身體,幫她抵擋符文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那符文如同一頭恐怖的怪獸,無休無止地吸取東溟玉的生命力和元神之力,再多的力量也不夠它吞噬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兩人的支持,東溟玉那顫抖的身軀,微微有些好轉,不過俏臉依舊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“龍塵哥哥,真是對不起,我崩碎殺神雕像,以為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,幫你清掃更多的敵人,這樣,我就是死了,也安心了……”東溟玉看著龍塵,蒼白的臉上,帶著一抹歉意。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你,我們所有人都要死,你已經幫了我一個天大的忙,再說了,我不會讓你死的,你放心……”龍塵心亂如麻,東溟玉身上帶有神明詛咒,那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詛咒,無藥可解,他只能一邊安慰,一邊想辦法。

    東溟玉搖了搖頭,躺在龍塵的懷里,俏臉之上,全是滿足的神色:

    “我從生到這個世界上,就沒有人真正關心過我,仿佛,我生下來就注定是一枚棋子,包括我的父母,都從沒有在意過我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,只有龍塵哥哥,你真心對我好,我明明想要殺你,你卻依舊放過了我。

    你當時那個惋惜而又憐憫的眼神,令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,從那天開始,我就發誓,我這輩子,只為龍塵哥哥你一個人活著。

    你才是我心目之中的神,你是這個世界上,唯一一個愛我關心我,不把我當成棋子的人,你是我的唯一,也是我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聽到東溟玉的呢喃,龍塵的心很痛,龍塵并沒有對她有多好,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,換了誰,也無法對一個天真的孩子下手。

    但就是這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情,卻被東溟玉死死記住,一心想要報答他,不惜背叛神明,承受神罰。

    東溟玉是不幸的,所以別人給她了一點點關愛,她都會加倍的珍惜,用生命去回報。

    “小玉兒,不要說了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,或許她可以救你。”龍塵給東溟玉喂下了一顆丹藥,暫時以丹藥抵擋詛咒。

    “龍血軍團所屬,今天的事,暫時就到此為止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龍塵一揮手,所有人都跳上了追云吞天雀一族強者的后背,龍塵向老頭子等人看了一眼,老頭子點了點頭,龍塵這才帶人疾馳而去。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