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兩千三百二十八章 內墓棺槨
因為就在邪皇站起的一瞬間,天地間無盡的力量,仿佛一瞬間縮緊,將龍塵壓在其中。

龍塵站在那里,仿佛被整個世界壓迫,那詭異的力量,似乎要將龍塵壓爆。

不過龍塵腳下的雷龍,卻沒有任何異樣,龍塵知道,這并不是法則之力,而是一種靈魂威壓,意志上的壓迫。

龍塵一只手緊緊握著龍骨邪月,身形筆直如鋼槍,面對著邪皇威壓,龍塵沒有任何的膽怯。

邪皇有什么了不起的?老子能夠與鎮壓你的大帝稱兄道弟,豈會怕你?

“咋地?小的打不過,要老的出來?”龍塵淡淡地道。

邪皇搖搖頭:“我雖然已經是一個死人,只余下一縷殘魂,但是也不屑于對你出手。

你身上有莫離的氣息,那我就當你是他的弟子好了,一條雷霆寵物,還不夠讓你如此囂張。”

說完邪皇轉過頭來看向天邪子道:“我現在就將一部分術法,傳授給你,如果你能擊殺他,我會將我畢生所學全部傳授給你。

如果你無法擊敗他,說明你根本沒有資格繼承邪神的意志,我不會出手救你的。”

“呼”

說完,邪皇大手一伸,一指點在天邪子眉心,天邪子的身體一顫,他的氣息不停地變化。

“嗡”

邪皇的大手離開天邪子的眉心,天邪子身上,有血色符文閃爍,竟然與內墓大門內的血色光芒融為一體。

“多謝邪皇大人。”

天邪子激動地對邪皇行禮,忽然轉過頭來,看向龍塵,天邪子臉上全是自信的笑容。

“龍塵,受死吧!”

天邪子背后異象顫動,在內墓神光的滋養下,他的氣息跟剛開始完全不一樣,竟然帶著一絲皇者威壓。

他長槍崩碎,卻那么一拳直奔龍塵砸來,這一拳令虛空塌陷,萬道轟鳴,這一拳,仿佛加持了一方世界。

“就憑你?還是算了吧,趕緊讓你身后的老鬼出手吧。”

龍塵冷笑,忽然腳下雷龍消失,龍塵背后神環顫動,手中的龍骨邪月高高舉起,巨大的刀影沖天而起。

全身被鱗片覆蓋,鱗片之上,竟然出現半黑半白的紋路,這是蒼龍戰身與邪龍之力結合后的異象。

以前的蒼龍戰身雖然黑白各半,但是黑色波紋明顯暗淡,被白色的紋路所壓制。

那是因為邪龍的力量,還無法與蒼龍的力量相媲美,會被蒼龍的力量所壓制。

但是今天,龍塵晉升通冥境后,龍骨邪月的力量,被大幅度解封,此時兩種力量加持下的蒼龍戰身,越發的恐怖。

“嗡”

龍塵的龍骨邪月之中,雷霆之力流轉,龍塵將雷龍的力量附著在龍骨邪月之上。

虛空之中,龍吟響起,震動九天,那龍吟之聲,不是一聲而是三聲合在一起,雷龍、邪龍、蒼龍的力量合三為一。

龍塵一刀斬落,如星河傾瀉,萬古崩開,那一瞬間,天邪子臉色變了,他以邪皇之術,得到了邪神內墓力量的加持,以為可以揮手鎮壓龍塵,誰知道,龍塵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龍塵這一刀斬出,就連邪皇都瞳孔一縮,一眼看出了這一招的恐怖。

“轟”

天邪子一聲慘叫,他所掌控的異象虛影崩碎,他本人更是半邊身子消失,剩下的半邊身子,也龜裂開來,差點爆碎。

呼!

邪皇一伸手,將天邪子抓住,他那原本要爆碎的身體,因為他再不出手,那一刀之中殘留的神威,會要了天邪子的命。

雖然他口中說,不會出手,不過是嚇唬天邪子的,想讓他全力而戰。

“這就是邪皇?切,自己拉得屎,還能面不改色地吃回去?這一點厲害了,恐怕連大帝都做不到。”見邪皇出手救天邪子,龍塵冷笑。

邪皇臉色一下子就冷了,他一生之中,斬過不知道多少天驕,他的一生充斥著傳奇色彩。

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食言,因為天邪子畢竟是神子,神選之人,他不能看著天邪子被擊殺。

但是龍塵如此赤/裸/嘲諷,令他雙目之中殺機泛起,不過還沒等他出手,龍塵忽然腳踏虛空,竟然筆直沖入邪神墓地內門。

“找死”

見到龍塵如此動作,邪皇又驚又怒,立即出手,手中長劍斬出,虛空被斬斷,他這一劍斬在龍塵的前方,這是阻止龍塵進入內墓。

“切,虛張聲勢罷了,如果你真有全盛時期的力量,應該是第一時間將我禁錮,而不是讓天邪子這個白癡來擋我,你早就知道,天邪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。”龍塵冷笑。

從邪皇出現,他就覺得有些奇怪,邪皇似乎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,一副龍塵必死無疑的模樣。

可是龍塵在邪皇身上,感受不到那種瀕臨死亡的氣息,也就是說,邪皇本尊是沒有能力殺他的。

想來想去,龍塵覺得,邪皇是想故意將龍塵嚇走,嚇走龍塵,那目的太明顯了,這內墓之中,一定有什么秘密。

龍塵出手攻擊,邪皇并沒有對他攻擊,而是斬向前方,只是想阻擋龍塵,說明,他根本沒有把握一擊將龍塵斬殺。

“開天第八式”

“轟”

龍塵刀鋒顫動,鋒芒閃爍,人刀合一,狠狠撞在那劍幕之上,那劍幕被龍塵撕裂了一個大窟窿,龍塵直接沖入了內墓之中。

龍塵本想用龍骨邪月的神通之術,但是想想,龍骨邪月的招數固然浩大,威力恐怖,但是因為攻擊范圍太大,想要突破封鎖,就需要將整個劍幕擊碎。

要知道,那可是邪皇,雖然已經死了,但是一縷英魂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,龍塵沒有把握崩碎他的攻擊。

而且就算崩碎了,龍塵消耗也極為恐怖,剛剛恢復的五成力量,因此會被消耗一空。

所以龍塵選擇了相對消耗較小,但是附帶破盾效果的開天第八式,結果一擊成功,以最小的代價,突破了邪皇的封鎖,沖入內墓。

見龍塵竟然穿過了邪皇的封鎖,外界觀戰的人們不禁大駭,那可是皇者啊,叱咤風云,除了大帝誰能與之爭鋒?

可是龍塵竟然突破了邪皇的封鎖,龍長老點點頭道:“龍塵這份膽識,確實令人佩服,面對大帝,他都能克服大帝威壓,與之戰斗。”

“確實,常人遇到大帝、皇者之嘞,連兵器都舉不起來,就算勉強戰斗,以為受到帝皇威壓影響,連五成戰力都未必使得出,但是龍塵,卻一點都不受影響,一身力量,沒有一點削減的跡象。”另外一個天字輩長老點頭道,眼神之中帶著贊嘆。

龍塵沖入內墓,原本血光一片的內墓,被龍塵身上的雷光點亮,一座座巨大的石棺出現。

當內墓被點亮,邪皇臉色一變,忽然一指點出,一道光芒沒有向龍塵殺來,反而向外墓的天穹激射而去。

“轟”

原本被天邪子打開的天窗,一瞬間崩碎,外界的視線被切斷,內墓的秘密,不能被外人看到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就在這時,內門大門轟鳴爆響,竟然急速關閉。

“轟”

一聲爆響,階段的門戶關閉,邪皇、天邪子和龍塵,被一起關在內墓之中。

但是龍塵沒有一絲驚慌之色,根本不去理會那大門,而是打量著內幕的情況。

內幕并不大,只有方圓數千里的樣子,十六口巨大的棺槨,分散在四周十六個方位,似乎按照某種特定的次序擺放。

“看來就是邪神尸體所在的地方了,拿一個走,回去研究研究。”

龍塵來不及打量更多的地方,直奔最近的一口棺槨飛去,那口棺槨,足有數百丈大,宛若一座大山。

龍塵站在棺槨下方,雙臂抓住棺槨底部,大吼一聲:

“起”

龍塵胳膊之上,青筋曝起,那巨大的棺槨,竟然宛若一顆星辰般沉重,不過龍塵此時全力爆發,大地顫動下,那棺槨竟然被龍塵緩緩抬起。

“混蛋,你要干什么?”天邪子見狀,不禁怒吼。

“媽/的?沒聽說過賊不走空么?老子辛辛苦苦來一回,怎么也得帶點東西回去。

別那么摳門,你們十六個棺材,老子才拿一個,已經相當夠意思了。”龍塵大叫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,你他/媽/的瘋了?”

天邪子聽完,不禁破口大罵,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罵人,早就聽說龍塵做事,百無禁忌,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,可是連邪神的棺槨也敢拿,這是在開天大的玩笑嗎?

“阡陌大人他……”天邪子氣得要瘋了,看向旁邊的邪皇,卻發現邪皇冷冷地看著龍塵,并沒有說話,一只手捏著一個印法,天邪子立刻閉上的了嘴巴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那巨大的棺槨,竟然真的被龍塵給抬起來了,龍塵的雙臂雙腿都在顫抖,棺槨太重了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。

龍塵正因為看出了棺槨的不凡,所以才要弄一個回去,他不認識但是郭然一定認識,或許可以提煉出神奇的仙料神料。

“收”

龍塵一聲斷喝,混沌珠開啟,就要將那棺槨收起,可是就在空間顫動,棺槨飛起之時,忽然大地之上一聲爆響,龍塵這才發現,在棺槨的另外一頭,竟然拴著一根巨大的鎖鏈。

而鎖鏈的盡頭,延伸向核心之地,核心之地中間,有著一個高臺,高臺之上符文密布,上面似乎坐著一個人。

龍塵剛要仔細看看,忽然心頭一凜,一腳踹在棺槨之上,人向后倒飛出去。

“嗤”

中間石臺之上,一道飛虹,貼著龍塵身邊而過,凌厲的勁風,刮得龍塵臉頰生疼,感覺皮膚要被撕裂了一般。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