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兩千四百七十五章 留給誰的寶物?
“嗡”

當龍塵的骨牌取出,整個血池的波動一下子停止了,血池陷入了寂靜。

骨牌之上的符文流轉,竟然在綻放出與龍王血精石一模一樣的光芒。

“難道這就骨牌,就是在這里使用的?”龍塵變得有些激動了。

龍塵手持骨牌緩緩靠近龍王血精石,這一次龍王血精石并沒有排斥龍塵,任由龍塵緩緩靠近,最終當龍塵的手觸碰到那一枚血精石時,忽然身體一顫,眼前的血池消失,面前出現了一位白發老者。

白發老者身材瘦削,負手而立,他本來是背對著龍塵,當龍塵出現之時,他緩緩轉過身來。

龍塵首先看到的是一雙眼睛,那是一雙可以洞悉世間萬道,蘊含無盡滄桑的眼睛,眼睛里充滿了睿智,仿佛可以這雙眼睛,可以看穿龍塵的所有秘密。

那老者看到龍塵,微微一愣,滿是皺紋的臉上浮現一抹驚訝:

“想不到,我等待出現的,竟然是一個人類,而且還是擁有真龍精血的人類,令人難以置信。”

老者的聲音平緩柔和,聽著讓人十分舒服,就連音調都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智慧,似乎每一個字,都帶著一種道韻。

“晚輩龍塵,見過前輩。”那老者溫文爾雅,龍塵趕忙行禮,心中卻嘀咕,這人真的是這里的萬龍巢之主么?

那老者看著龍塵點點頭,似乎看穿了龍塵身上什么秘密,開口道:

“真是奇怪,你是云殤的后人么?”

“不是,我與云殤大帝只有一面之緣。”龍塵心頭一震,他竟然認識云殤大帝,龍塵趕忙道。

“那就奇怪了,云殤跟我說過,他的后人有一天會手持骨牌來這里。

可是你體內擁有真龍之血,與云殤的氣息完全不同,這可就令人為難了。”那老者沉吟了起來,似乎遇到了什么難題。

“前輩,云殤大帝當年與您有約定?”龍塵試探著問道。

那老者點點頭道:“當年,云殤到來,我正處與噬天邪王進入最后的較量。

如果不是云殤,我就要先噬天邪王一步而死,到時候他會施展噬天回魂之術,復活一部分死亡的噬天黑甲戰士,將星域神界徹底顛覆。

是云殤在關鍵時刻幫了我,不過我已經耗盡了本源,連涅槃的機會都沒有,為了感謝云殤,我將萬龍巢送給他。

但是他搖了搖頭,萬龍巢不是他需要的,而是他的后人需要的,要留給他的后人。

當時我將這枚晶骨送給他作為信物,然后我也油盡燈枯,臨時前,留下意思精魂守護這里,等待手持晶骨的人到來。

如今你來了,但是你卻不是云殤的后人,又身具真龍精血,這樣的因果我可看不懂了,如果我僅剩一絲精魂,已經無力推演。”

難道云殤大帝還有后人?不對呀,大帝不都是孑然一身,連愛妻都沒有,更何來子女?

龍塵開口道:“既然是云殤大帝留給他后人的,那么寶物就應該與我無緣才對,在下這就告辭了,打攪之處,還請前輩見諒。”

說完龍塵就要離開,如果是別人的寶物,龍塵或許要想去爭,但是云殤大帝留下的寶物,必有深意,他就不去爭了。

“且慢”

那老者搖搖頭道:“這其中的因果,一定是在哪里出了問題,云殤乃是天命之子,擁有天命之眼,可洞悉過去未來,按理說不會范這種錯誤的。

但是如今你來了,不管你是不是云殤的后人,你都要將血精石帶走,因為晶骨破開了結界,我再也沒有力量保護它了。

而且這枚晶骨,可以破開外面的結界,你連同四塊神骨也取走。”

“這……不合適吧!”龍塵有些猶豫道。

“當然你也可以不取走,把放在這里,任由別人取走,這個你來決定。”那老者笑道。

“與其便宜別人,那還不如便宜我了。”龍塵笑道。

“真是奇怪,你雖是人族,但是卻身具真龍精血,而且契合得幾乎天衣無縫,沒有半點瑕疵。

無靈根卻能生萬源,無靈骨卻能衍萬物,罷了罷了,沒有能力推算,就不去費心了。

你我相識一場,也算一場緣分,你體內的龍血乃是蒼龍之血,雖然純正,但是精氣不足,乃是蒼龍之殘血,你即使煉化了,掌控的力量也極為有限,甚至連龍族神通也無法繼承。

讓我來幫你洗去蒼龍精血,將我自己的精血注入你的體內,你以你對龍血的契合,應該可以完美掌控我的力量,至于能傳承幾種龍族神通,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。”

說完那老者,一只手按在龍塵的肩膀上,眼中竟然帶著一抹好奇,似乎很想知道,龍塵吸收了他的龍血后,會有什么變化。

“前輩,萬萬不可。”龍塵大吃一驚。

“為何不可?”那老者一愣,要知道,這對人族修行者來說,可是夢寐以求的好事。

“前輩有所不知,我當年能闖過重重危險,就是受了那為龍族強者的恩惠。

如果不是它,晚輩早就死了,晚輩與那位前輩曾經有一個約定,就是幫他完成一件事。

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,他一直未曾找過晚輩,如果洗去了體內的龍血,那位前輩很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弟子了。

這樣一來,晚輩就等于失約失信,這是一種背叛,所以前輩好意晚輩心領了。”龍塵急忙道。

就在龍塵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在遙遠的星空之上,一條穿越了過去與未來,突破了時間與空間束縛的巨龍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它的眸子,比星辰還要大,眸子周圍有星辰環繞,它的眸子盯著遠處繁星之中的一處塵埃,眼睛里浮現出一個奇異的紋路。

“嗡”

那個紋路微微一顫,破空而去,緊接著那個巨大的眸子緩緩閉上。

“無聊”

一個聲音,在群星之中激蕩,那個聲音冰冷,但似乎帶著一抹欣慰的情緒。

……

“嗡”

忽然那老者眸子之中,也浮現出一個符號,那個符號竟然與那虛空之中的巨眸一樣。

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”

那老者忽然笑了,大手猛地一壓,一股磅礴的力量,瘋狂涌入龍塵的體內,狂暴的血氣爆發。

“前輩你……”龍塵又驚又怒,這個老者竟然不顧他的反對,硬往他的體內灌入龍血。

“住手”

龍塵怒吼,全身血氣爆發,結果這一爆發不要緊,無盡的血氣一瞬間涌入龍塵的體內。

原本龍塵是想將那老者的龍血逼出體外,結果一用力,變成了瘋狂地吮吸,龍塵感覺體內有巖漿在翻滾流竄,劇痛難惹忍。

“你特么混蛋,你有病嗎?”龍塵怒吼,瘋狂地掙扎,可是在這位龍王面前,他竟然沒有半點掙扎之力。

龍塵想要動用混沌珠的力量,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動用,因為混沌珠只能收沒有生命的物體,眼前這個老頭不是個東西,氣得龍塵額頭青筋曝起。

“哈哈哈……好有趣的小子。”那老者被咒罵,一點都不生氣,反而哈哈大笑。

看著龍塵額頭青筋曝氣,一副要殺人的模樣,那老者笑道:“你不用生氣,我并沒有洗去你的龍血之力,也沒那個能力。

我只不過一自身的精血,去幫你補足一點龍氣,因為你得到的那枚蒼龍逆鱗,因為主人褪鱗之時,出了意外,導致精血補足。

而經過多少萬年歲月的洗禮,精氣在不停地流逝,你得到它的時候,它已經失去了源精,故而你傳承他的時候,根本無法覺醒龍族神通……”

“您……您怎么知道如此清楚?”龍塵吃驚地道,不再破口大罵,而是用上了尊稱。

那位老者笑了笑,沒有直接回答,繼續道:“我現在嘗試以是的精血,去激活真龍精血內的源精。

這樣可以然給你的龍血之力更加充盈,力量更加強大,肉身更加結實。

如果運氣好,或許還可以覺醒本尊的神通,只不過,覺醒的過程,會非常痛苦,你可要有心里準備。”

龍塵大喜:“我準備好了,只要不洗去我體內原來的龍血,我什么痛都不怕。”

“那好,我要開始了。”那老者點點頭,忽然他眸子之中,那之前出現的符文,再次出現了。

“咔咔咔……”

雖然龍塵有了準備,可是當疼痛來臨的一瞬間,他的牙齒咬得咔咔直響,差點要咬碎了。

體內的血液,一瞬間變成了無數的刺猬,在體內來回翻騰游走,龍塵的所有神經一下子緊繃了起來,連頭發痛得豎起來了。

但是龍塵始終忍著一聲不吭,那老者點了點頭道:“不錯,別說你的人,哪怕是龍族強者,也沒有幾個能停住這種疼痛。

不過你要忍著,不可以暈過去,在疼痛中,去感受本命符文形成的過程,只有這樣,才能完美地掌控神通之力。”

龍塵用力點點頭,此時的他,已經痛得說不出話來,但是越痛,他的體內的感應就越來敏感。

很快,龍塵發現血液急速流轉之中,一片片細小的符文碎片形成,它們形成后,緩緩涌向龍塵的眉心,龍塵眉心發光,一道符文,由模糊轉變為清晰,最后綻放萬丈神光。

“轟”

神光爆碎,龍塵的氣血一瞬間被點燃,龍吟之聲響徹天地。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