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我的規矩
    

    進了大門,里面是一個空曠的大廳,十分簡陋,大廳內,只有一個老者,在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當龍塵進門的那一刻,那老者立刻睜開了眼睛,雙目之中一片渾濁,跟普通老人沒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攪了”龍塵進來后,略微打量了一下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龍塵?嘿嘿,有意思,你身在獵殺榜上,竟然敢出現在這里,現在的年輕人膽子真大”那老者看著龍塵有些贊嘆的道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天生就這個德行,不過這個世界上的事情,并不都是一塵不變的,比如獵人和獵物,經常都會互換角色,您覺得呢?”龍塵負手而立,看著老者道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老殺手,雖然氣息已經被完全隱藏,但是龍塵那敏銳的靈覺,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那老者身上,帶著無盡的怨氣,那是被他擊殺的人,臨死前留下的怨念,被他的氣息吸收,是永遠無法洗掉的。

    “哦?你這個理論在現實生活之中是存在的,但是在我們血殺殿,卻不成立。

    獵物,就應該躲起來,想盡一切辦法逃避獵人的箭矢,等到獵人終于放棄了之后,它就恢復自由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個獵物出現在獵人的家里,這不符合規矩,就算它咬死了一個獵人,會激怒更多的獵人,它一點活命的機會都沒有。”那老者道。

    顯然那老者對龍塵的底細很清楚,龍塵已經逃過了青銅、白銀和黃金級殺手的刺殺,那么只要他再經受一波暗金級殺手的刺殺,按照血殺殿的規矩,這次任務就算失敗了。

    而任務失敗之后,血殺殿將永遠不會接受關于刺殺龍塵的任務,所以他這是警告龍塵。

    如果龍塵不按血殺殿的規矩來,那不管今天結果如何,龍塵都會面臨這個世界上,最恐怖的殺手組織的絕命追殺。

    “規矩?那不過是強者,給弱者制定的游戲法則而已,而強者既當選手,又做裁判,這種游戲太無聊,我不喜歡”龍塵搖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想怎么樣?”那老者饒有興趣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喜歡按照我的規矩來”龍塵攤攤手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規矩?”

    “我的規矩就是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忍讓三分,若再犯我,斬草除根!”龍塵非常輕松的道,就像是說著玩的一般,沒有一絲嚴肅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龍塵骨子里,已經把血殺殿當成自己的敵人了,因為這群家伙,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跟他作對,他已經受夠了這種無聊的游戲。

    之前說的忍讓三分,那實際是扯淡,他除了會對漂亮的女人忍讓三分外,對男人就從來沒忍讓過。

    “斬草除根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老者不禁縱聲大笑,好像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為好笑的笑話,連眼淚都要笑出來了。

    龍塵也不做聲,負手而立,臉上還掛著一抹笑容,靜靜地看著那老者。

    那老者有些笑累了,才道:“你知道,你的話有多么可笑嗎?你知道血殺殿有多大么?

    別說是你,就算你現在是玄天道宗的老祖,都沒有資格妄言,將血殺殿斬草除根,現在你還要繼續你可笑的笑話么?”

    龍塵搖搖頭:“我不知道血殺殿有多大,我也不知道玄天道宗的老祖是誰,但是我知道,你們血殺殿刺殺我,那就是與我為敵。

    而我對待敵人的手法,都是一樣的,至于我今天說的話,不管是笑話,還是真理,你都沒機會看到了。

    或許你在九泉之下,也許能夠聽到,你們血殺殿覆滅的消息,那個時候,希望你老人家,還能笑得這么開心”

    “按照血殺殿的規矩,我是不能向你出手的,不過你挑釁血殺殿的威嚴,說不得今天,我只能將你斬殺在此了,殺了你之后,我會向殺戮之神懺悔的”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那老者說完話,忽然間整個人就在龍塵面前消失了,陡然間一把匕首,從龍塵的背后,直奔龍塵的背心刺來,速度極快,又狠又辣。

    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嘲諷,伸出一只布滿了雷霆之光的手,對著身后的那道攻擊拍去。

    就在龍塵的手,要拍中那只匕首的時候,忽然間龍塵身前的空間一扭曲,那老者竟然憑空出現在龍塵的面前,在他的手中一把藍汪汪的匕首,對著龍塵的胸口刺落。

    這是一招聲東擊西之術,當那老者從龍塵身前消失的時候,龍塵背后一道詭異的攻擊發起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會下意識以為,那老者出現在了自己的背后,都會轉身攻擊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這么做了,就把自己陷入了死亡的絕境,因為那老者只不過是使用了一種幻視之術,讓他短時間內消失在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那道攻擊,不過是他以靈魂之力,催動了匕首,從背后攻擊龍塵,也就是說,龍塵到來之前,他就已經把匕首,放置在了一個合理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全是套路”

    龍塵冷笑一聲,這老者魂力波動的一剎那,就被他察覺了,他的魂力勝過那老者百倍,豈會被他愚弄?

    一掌拍飛身后的匕首,同時對那老者的匕首不管不顧,一拳對著那老者胸口砸去。

    這一拳沒有任何技巧,全憑一股蠻力,但是拳頭一出,空間震蕩,如果那老者被龍塵一拳砸中,立刻會爆碎成齏粉。

    不過在龍塵拳頭砸中那老者之前,老者的那把匕首,會先一步刺穿龍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那把藍汪汪的匕首上,生著無數的倒鉤,那倒鉤之內還有著無數粘稠的液體,顯然那都是劇毒。

    如果龍塵被刺中,那劇毒很有可能會瞬間要了龍塵的命,但是那老者也無法避開龍塵臨死前的一擊,這是兩敗俱亡的招數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那老者雖然歲數夠大了,顯然還不想死,腳尖一點地,人如同一道鬼魅一般,急速倒退,避開了龍塵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那老者忽然身體一震,竟然一瞬間幻化出八道身影,八道身影同時圍著龍塵急轉,速度之快,就好像龍塵一瞬間被數百人包圍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當”

    忽然間人群之中,一道身影在龍塵側身的位子,發出了一擊,卻被龍塵一拳擋住,發出一聲爆響。

    “障眼法而已,果然沒有事先準備和布置,你們這群殺手,都是一群白癡。

    還自稱什么殺戮天使,暗夜中收割生命的死神,你們就是一群見不得人的耗子,光明正大的戰斗,你們只有死路一條”龍塵搖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敢褻瀆殺戮之神,給我去死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那老者之前,一直都用的是通脈境的修為,跟龍塵戰斗,此時他被龍塵徹底激怒了,一下子爆發出了先天境強者的威壓。

    “讓你見識見識,什么才是真正的殺戮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陡然間一道雷霆之槍,貫穿了他的胸口,在他的胸前刺出了一個大洞,無盡的雷霆之力瞬間麻痹了他的所有神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這個人性子急,我不想聽你啰嗦了,借你的腦袋一用”

    對于這樣的殺手,龍塵其實也很感興趣,但是他不會放過任何擊殺一個人的機會。

    論到殺人技巧,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死亡拼殺,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龍塵,更加懂得如何最有效的擊殺敵人。

    就在那老者爆發出氣勢,準備釋放招數之前,有著一個十分明顯的換氣空隙,結果被龍塵抓住了,一擊斃命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龍塵的一根手指點在那老者的額頭,一股龐大的靈魂之力,席卷而出。

    “搜魂”

    龍塵對那老者施展了搜魂之術,用最野蠻的靈魂之力,摧毀了那老者的靈魂防御,查看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“是靈魂封印”龍塵一驚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那老者的頭顱瞬間爆碎,龍塵趕忙運轉靈氣抵擋,才避免血漿崩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那老者身死的瞬間,忽然間不知道什么時候,十幾名身穿黑衣的強者,出現在大廳內,他們手中都多了一把黑黝黝地弩箭,對著龍塵一陣疾射。

    那些弩箭威力奇大,速度快如閃電,尤其在這么近的距離,又是在龍塵狼狽抵擋那老者頭顱爆碎的空檔,可以說,出手時機把握的妙到毫巔。

    那些出自殺手的弩箭,想也不用想,一定沾染了劇毒,被這些箭矢沾身,可是一件極為難受的事。

    “雷霆護盾”

    龍塵一聲低喝,雙手之上無數雷霆之力狂涌而出,在龍塵身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雷霆光球,將龍塵牢牢地守護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些箭矢,撞在雷霆護盾之上,紛紛爆碎,在雷霆之力面前,那些箭矢根本不夠看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也要黑衣蒙面,你們也真夠悲催的,得,送你們去另外一個世界吧,據說那里一片黑暗,你們可以不用整天這么辛苦了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忽然龍塵引爆了身前的雷霆之盾,恐怖的力量,直接將血殺殿的分部夷為了平地,那些殺手們,雖然早就做好了防御準備,依舊被震飛,鮮血狂噴而出。

    “兄弟們,貨來了”

    谷陽一聲怪叫,眼睛都紅了,手中長槍一震,對著那些狼狽飛出的殺手們殺去。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