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九百七十一章 逼供
    

    “龍塵,讓我來好了,我知道該怎么做”

    夢琪櫻唇輕啟,蓮步輕移,人已經飄上了擂臺,白衣白裙,長腿纖腰,一頭黑發自然垂落,渾身纖塵不染,如同畫卷中走出的人兒一般,說不出的高貴圣潔,讓人自慚形穢。

    見夢琪真的上了擂臺,王莽心頭一震,一股不好的預感,在他心頭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他早就觀察過所有東荒弟子,夢琪身上幾乎沒有什么天道波動,更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,而且又是一位魂修,所以他認為夢琪才是龍血軍團中的軟柿子。

    可是當夢琪上臺后,她的身上,話語之中,充滿了平靜淡然,這讓王莽心中生出強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王莽,你不該通過我來觸怒龍塵,從你的眼神深處,我就能看到你的貪念,甚至我能猜到你的目的。

    你如此賣力挑釁龍塵,不過是假公濟私,你有著你不可告人的目的……”夢琪看著王莽道。

    “夠了,老弟子教訓新弟子,這是玄天道宗留下的傳統,沒人可以改變,你休要說這么多廢話”王莽怒喝。

    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,王莽有些色厲內苒,眼神之中浮現一抹慌亂,顯然被夢琪說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心警告你而已,既然你不領情,那就算了,你要小心了,一件幽魂魔甲,并不會給你太多的安全感。”夢琪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幽魂魔甲”

    眾位鑄臺境強者,不禁大吃一驚,東荒弟子不知道幽魂魔甲是什么,但是他們可是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幽魂魔獸是一種體型只有黃牛大小的魔獸,體型類似于穿山甲,但是鱗片極細膩光滑,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幽魂魔獸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魂力攻擊型魔獸,它們的皮甲,制作成魂器,近乎可以免疫大部分靈魂攻擊,因為幽魂魔獸的靈魂之力,都存儲在每一片鱗片中,有著驚人的吸收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幽魂魔獸極為稀有,而且又非常的狡猾,對于危險有著敏銳的嗅覺,所以它的皮甲極為難得,想不到王莽身上竟然有這件魂器至寶。

    更讓人心驚的是,夢琪根本沒有出手,就已經看穿了對方的底牌,這才是最恐怖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知道幽魂魔甲又能怎么樣?你依舊奈何我不得,看招!”王莽驚怒交加,但是如今已經騎虎難下,大喝一聲對著夢琪沖來。

    隨著他的怒吼,周身三色符文涌動,形成了一個符文之海,雙手結印,一支巨大的符文之矛,在空中形成,直奔夢琪殺來。

    “找死”

    一眾龍血戰士,不禁殺意升騰,這個混蛋一上來就全力爆發,使用如此恐怖的招數,對付一個魂修,實在太過分了。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陡然間一聲咆哮傳來,一只巨大的爪子破空而出,一擊將那長達百丈的符文之矛拍碎。

    一頭巨大的地行龍憑空出現,當地行龍一出現,大嘴一張,一道金色的烈焰噴來,瞬間將王莽吞噬。

    “你是馭獸師”

    王莽大駭,這頭八階魔獸地行龍的本源之火襲來,他急忙凝聚符文之盾,將自己籠罩。

    “唳”

    王莽剛剛撐起護盾抵擋地行龍的烈焰,一聲鳥鳴響起,出現了一頭赤目圣血凰,它頭頂之上,一根圣羽高高豎起,雙目之中殷紅如血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陡然間圣羽之上無盡的符文流轉,一道紅色的光柱飛出,如流星飛過,虛空轟鳴,直奔王莽撞去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赤目圣血凰的本命一擊,直接崩碎了王莽的護盾,并且余勢不衰,狠狠地對著王莽撞來。

    王莽大駭,這不是靈魂攻擊,他的幽魂魔甲根本不起作用,可是這一擊會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要知道赤目圣血凰,在夢琪的培養下,已經進入了八階,而且夢琪可以指導赤目圣血凰,將它的本命神通,加入引導技巧,讓攻擊力翻上數倍。

    這就是馭獸師的恐怖之處,一頭魔獸并不可怕,但是如果有了智慧的魔獸,那就恐怖了,尤其是經過馭獸師指點過的魔獸,就更加駭人了,魔獸會武術,誰也擋不住。

    雖然魔獸智商極低,但是它們的本命神通是與生俱來的,它們對于這一招,可謂是爐火純青,登峰造極了。

    “玄鱗盾”

    在生死關頭,王莽顧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爆發出了鑄臺境強者的氣息,仿佛火山爆發,在身前布置了一道巨大的符文護盾,來抵擋這一擊。

    王莽不得不爆發全力,因為如果還是用辟海境的修為,根本來不及布置防御,只有鑄臺境的能量,才能瞬間觸發術法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一聲爆響,王莽布置的金光護盾,被紅色的光芒撞到,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中,瞬間爆碎。

    金光護盾碎了,但是赤目圣血凰的一擊,也被擋下了,但是還沒等王莽喘口氣,一條如同小山一般的尾巴,悄無聲息的抽來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那是地行龍的尾巴,在夢琪的操控下,節奏是那么的完美,等王莽察覺的時候,他已經被抽中了。

    王莽被抽得鮮血狂噴,身體幾乎要被抽碎,整個人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鎮壓”

    夢琪一聲低喝,一座高塔出現,正是夢琪的鎮魂塔,鎮魂塔落下,狠狠砸在王莽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鎮魂塔再次抬起時,人們驚駭的發現,王莽瞬間變成了一張圖畫,整個人都扁了,仿佛一只蒼蠅,被一個印章狠狠壓了一下,面積無限放大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沒有死,而是身體扁了,但是頭顱仍然保留著,那是夢琪手下留情的結果,否則他已經死上不知道多少回了,不過他原本覆蓋在皮膚上面,近乎透明的幽魂魔甲,已經崩碎了,徹底廢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,就連龍血戰士們,都有些震驚,他們從未見過夢琪施展如此霸道的招數。

    因為夢琪以前,即使是殺人,敵人也是如同昏睡過去一半,從未如此血腥過。

    “你挑戰我,就是為了激怒龍塵,我真搞不懂,你們這群人,為什么如此愚蠢,不停地挑戰龍塵的底線。

    他已經夠累了,夠苦了,你們還要在他不堪負荷的肩膀上踩一腳,既然你們如此愚蠢,那么我也不介意,雙手沾滿鮮血,做一個嗜血的魔鬼。”夢琪看著血泊中,一臉恐懼的王莽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夢琪一向恬淡自然,不喜爭斗,但是跟著龍塵這么久,尤其看到小雪隕落時,龍塵悲痛欲絕的哭喊,他當時是那么的無助和傷心。

    那個畫面深深地刺痛了夢琪的心,從那天開始,她發誓,再也不做一個慈善的女人,她要為龍塵分擔,不惜做一個雙手染血的魔頭。

    修行世界里,善惡對錯,都沒有一條明顯的準繩,她現在已經不在乎了,她已經懶得去辨識是非對錯了,她要做的就是守護龍塵。

    龍塵為她們付出了太多太多,龍塵太累太累了,夢琪現在想做的就是,能為龍塵分擔多少,就分擔多少。

    看著夢琪的如玉容顏,她的聲音依舊在龍塵腦海中回蕩,如一道暖流,流入心田,如此紅顏知己,讓龍塵心中無比感動,但是又有些心疼,跟著他,委屈她們了。

    “說,為什么要針對我們?”夢琪開口道,看著地上的“肉餅”,夢琪沒有絲毫的憐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這是在執行規則,你……啊”王莽還要狡辯,忽然靈魂一陣刺痛,宛若萬千鋼針來回穿動,讓人頭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沙長老……救命……”王莽凄厲的叫喊。

    沙長老不為所動,依舊面容冷漠,淡淡的道:“不符合規矩,你身為挑戰者,戰敗了,后果自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她這是要殺……我,您……見死不救……”夢琪的靈魂針刺,逼的王莽嚎叫不已,他痛的想打滾,可是肉餅一樣的身體,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按照規矩,你死了之后,我會取消她進入玄天道宗的資格”沙長老淡淡的道,仿佛任何事,都無法激起他的興趣,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……放了我……我說就是了……是執法殿的一位師兄,交代我……重點照顧一下你們的……”王莽最終屈服了。

    “執法殿?”

    龍塵等人一下子就明白了,應該是陸明翰搞的鬼,不過不對呀,陸明翰應該清楚龍塵的實力,怎么會讓人來送死?

    不過略微放開一下想象,龍塵就明白了,肯定陸明翰的事情,在玄天總宗產生了一定的影響,畢竟陸明翰是被李長風押回去的。

    兩個長老大打出手,回去后肯定要惹出風波的,估計是執法殿的弟子,得知了一點風聲,想要討好陸明翰,讓王莽關照一下龍塵等人,不用想,王莽不是受了人家好處,就是得到了什么承諾。

    否則不會如此不要命地得罪龍塵,明明見到了龍血軍團的強悍,依舊向夢琪挑戰,觸怒龍塵。

    估計這小子放不倒龍塵,只需要讓龍塵蒙羞,遭受一點屈辱,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,畢竟光收錢不干活,是不好滴,不過這個活干的,代價有點大,把自己也搭進去了,如今王莽都后悔死了。

    龍塵一聲冷哼,雙目掃過那些鑄臺境弟子,那些鑄臺境弟子,汗毛一下子就炸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們沒關系,我們什么也不知道”那些弟子,無不驚恐的大叫,急忙解釋。

    這邊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,沙長老轉身就要離去,忽然龍塵開口道:

    “沙長老,弟子有事情想要請教,盼沙長老指點迷津。”

    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