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九星霸體訣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夏晨
    

    聲音來自皇城,充滿了威嚴霸氣,正的大夏皇帝夏禹陽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一個小小古國,也敢跟我古族聯盟抗衡?不要以為我們是丹塔,沒有人能阻擋我們古族的腳步。”蠻象一族的族長冷笑。

    “聒噪,酒神宮所在之地,誰敢放肆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大夏城內,一聲冷斥傳來,同時空間微微一動,一個窈窕的身影,出現在龍塵的身邊。

    龍塵不禁一呆,這不是那位送自己美酒的女修么?平時溫和如同鄰家姐姐,竟然站了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爆發任何氣勢,可是現在的她,就好像是一把即將出鞘的利刃,尤其眸子中,光華內斂,卻又帶著無盡的冷意。

    即使是那三位古族族長,也不禁吃了一驚,這是一位強大的命星境強者。

    就連夏禹陽也不禁吃了一驚,酒神宮一向不理會外界之事,即使是他去求助,也沒用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酒神宮竟然替龍塵出頭了,這讓夏禹陽不禁十分詫異。

    “酒神宮所在之地,不容褻瀆,諸位還是速速離開,否則不要怪我酒神宮無禮,將諸位驅逐。”那女子看著古族強者們,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古族強者們,不禁面色一變,他們想不到酒神宮,竟然插手這件事,而且還是如此地不客氣。

    古族可以不把大夏古國放在眼里,但是絕對不敢將酒神宮不放在眼中,但是此時酒神宮如此不客氣,讓他們下不來臺,如果就這么走了,豈不是要成為笑柄?

    就在古族強者們騎虎難下之際,大夏城外,一個高大的身影,頭戴斗笠,背后背著一把巨大的闊劍,正淡淡地看著這邊。

    那大漢身形高大威猛,可是他背上的闊劍,更加巨大,厚重的氣息,令人不敢逼視。

    “那個家伙看來就是龍塵了,怎么嬉皮笑臉的,一點骨氣都沒有?”那大漢不禁有些皺眉。

    龍塵絲毫不知道,有人已經在暗中觀察他了,看著臉色鐵青的古族強者們,不禁叫道:

    “趕緊滾吧,滾出大夏境內,三日后,老子從西關離開大夏,有種,西關一戰吧!”

    說完,龍塵與那酒神宮的女子,一同離開了,古族強者們面色陰沉。

    “我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聽說這個小畜生,說一不二,應該不會錯,走,我們就在西關等他。”

    對于龍塵的個性,古族還是十分清楚的,因為從東荒的時候,他們就重點調查過龍塵。

    雖然龍塵狡猾如狐,但是熱血上沖的時候,很容易干出一些傻事,但是有一點,就是說過的話,很少有不作數的時候。

    古族強者離開后,那背著闊劍的神秘大漢,微微點了點頭,也跟著消失了。

    龍塵返回大夏皇宮,夏禹陽、白發老者、夏云沖、夏幽洛等人,已經在皇宮等他了。

    “龍塵,你真的準備走了么?”夏幽洛有些不安地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有些吃驚,明明酒神宮出面保龍塵了,龍塵這么做實屬不智啊。

    “嗯,我這個人不太喜歡托人庇護,不管是大夏,還是酒神宮,庇護只是一時的,無法庇護我一世。

    而且在強大的保護下,我怕我會失去自己的銳氣,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磨難,不過是磨刀石而已,如果我連磨刀的勇氣都沒有,如何面對未來更加強大的挑戰?

    所以,我三天后就會離開,之所以不是馬上離開,是留點時間,跟大家告別。”龍塵笑道。

    夏云沖道:“龍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兄,我意已決,勿要再勸,你已經找回你的無敵道,而我,還要繼續我的征途。

    不過你們也不用傷感,因為我有預感,只要我龍塵不死,我龍塵的大名注定會響徹九天,傳遍中州大陸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分開與不分開,不過是一種時間和空間的概念而已,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,何必在意是否在一起呢。”龍塵拍著夏云沖的肩膀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今天就跟龍兄不醉不歸,就當是給龍兄踐行了。”夏云沖也是豁達之人,當天皇宮內,就舉行了盛大的宴會。

    只不過宴會上,夏幽洛喝醉了,拉著龍塵又哭又笑,龍塵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對于這個當初刁蠻任性的小丫頭,龍塵本來是有些反感的,可是后來發現她刁蠻任性的背后是一片善良純真。

    龍塵知道,小丫頭對他產生了情感,可是這種情感是一種很復雜的東西,誰也不敢保證這是愛情。

    畢竟夏幽洛的情感,當初只曾經寄托在韓文君身上,后來龍塵的出現,又發生了莫名其妙的變化,她更喜歡跟龍塵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那很有可能是一種少女對好奇事物的新鮮感,或者是對強者的一種崇拜,這都不是真正的愛情。

    而龍塵始終把她當成一個小妹妹看待,也從未動過男女之情,可是如今分別在即,依舊感覺有些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四大古國獨立在修行界之外,就像是一壇清水,而龍塵如今剛剛在清水里住了幾天,就要返回兇險無盡的泥潭之中了,從此大家形同陌路,確實很傷感。

    龍塵自己都不知道,什么時候喝醉的,連被人抬回去都不記得了,酒神宮的酒太厲害了,大夏年輕一代強者,幾乎所有人都喝趴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龍塵去找夏云沖,卻得知夏云沖早早就被召入大殿了,侍者告訴龍塵,眾人都在等他。

    龍塵趕忙前往大殿,發現夏禹陽等強者,都已經在大殿等候,桌子上放著一張獸皮紙。

    獸皮紙上,以仙古文寫著兩個字——夏晨。

    此時所有人都面色復雜的看著那張獸皮紙,獸皮紙上,還粘著濃稠的血跡,而那血跡之上,竟然有著驚人的波動。

    化神境強者的精血,龍塵心頭一驚,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精血,而是化神境強者臨死前,積蓄了所有怨氣的精血。

    見龍塵到來,夏禹陽開口道:“大韓皇城被人踏平了,除了兩個命星境強者外,其余大韓皇室強者,全部被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這回連龍塵都嚇了一跳,什么人竟敢對大韓古國下手?大周?大楚?這不可能啊,就算要動手,他們也會聯合大夏才對啊。

    況且,他們都暗中受到了丹塔的制約,沒有直接對付大韓的理由啊。

    仿佛看出了龍塵心中的疑惑,夏禹陽道:“不是大周和大楚干的,而是我大夏一個分支的強者干的,原本以為這一分支已經覆滅了,想不到他們仍然還在。”

    夏禹陽不禁嘆了口氣,對龍塵講述了一段大夏古國的秘辛,在數千年前,大夏內部分裂,有一分支離開了大夏,分離了出去。

    雖然夏禹陽沒有言明,其中緣由恐怕又是一段秘辛,據夏禹陽說,這一分支的人分離出去之后,就銷聲匿跡了。

    大夏一直以為,這一分支已經徹底消失了,但是今天這張獸皮紙的出現,卻讓夏禹陽又想起了當年的歷史。

    “這個仙古文‘夏’字里,有我夏氏一族的血脈之力,絕對是我大夏后人干的。

    而且血脈波動極為強烈,說明這個人非常的年輕,應該跟沖兒、云兒等人年紀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但是憑借一人之力,覆滅整個大韓皇室,最后在命星境強者的追殺下,依舊全身而退,想不到我夏氏一脈,竟然出了如此恐怖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夏禹陽看著獸皮紙上,那個名字,眼神深處充滿了震驚和欣慰。

    “確實好恐怖,不知道他是什么級別的強者?”龍塵心中也充滿了震驚,一人單挑大韓皇室,而且還跟夏云沖的等人同齡,這實在太變態了吧。

    夏禹陽搖頭道:“事情發生地太快了,人們都來不及用留影玉記錄,根據一些強者講訴,那人應該是一個陣修。

    偷偷在大韓皇城布下了大陣,一瞬間將大韓皇城夷為平地,除了命星境強者,全部被瞬間擊殺。

    大韓的兩位命星境強者,出手擊殺那人,那人卻以陣法遁走,并留下了漫天紙片,夏禹陽手中的正是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“這紙片是什么意思呢?”龍塵不解,看著兩個字,應該是一個人的名字,難道是為了揚名立萬?

    “不對,這是為了表明,擊殺大韓強者的立場。”龍塵忽然明白過來了。

    夏禹陽點頭道:“沒錯,四大古國的紛爭,只能由四國自己的力量解決,不得借他人之力。

    這個夏晨的這個舉動,是給外界一個交代,這是來自夏氏一族的復仇。”

    夏晨,夏晨,看來這同樣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強者,一個人單挑整個大韓皇室,陣修,真的如此恐怖么?龍塵心中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不過大夏的分支,顯然并沒有跟大夏通氣的意思,或許也不想跟大夏聯絡,不過想想也是,既然都已經分離出去了,也未必想再回來。

    但是夏晨的出現,讓龍塵心中起了巨大的波動,恐怖的強者,可不止他一個啊,或許有一天,他還會跟這個夏晨針鋒相對。

    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龍塵在酒神宮,把那些弟子釀制的藥酒,全部搜刮一空,并向大祭司道別,在夏幽洛淚眼迷離的目光中,龍塵與大夏強者們揮手告別,踏上了傳送陣,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當龍塵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經到了大夏邊境,看著寫著“西關”的巨大城樓,龍塵深吸了一口氣,整理了一下衣領,大踏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