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天價嬌妻霸道寵 > 第386章 有機會破鏡重圓
這一刻黃玲玲多么希望自己能夠擁有舉世無雙的魔法,將秦菲遣送到異度空間的同時,也讓眼前這個男人深深地迷戀上她。

    拖著黃玲玲的兩個保安,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,好在看到陳霖給他們揮了手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重獲自由的黃玲玲,頓時有種大赦天下的僥幸,不過很快便察覺到周遭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說實話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,唯獨不想讓秦菲看到她此刻的狼狽。

    導演也不敢怠慢,公式化地道歉:“秦副總,真是對不起。是在下失職,還望您能高抬貴手。”

    秦副總?

    原本喧嘩的片場立刻鴉雀無聲,好多人都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傳說中的雙胞胎兄弟。

    “希望在我下次進組之前,看到或者聽到的是大家對新劇的研究和討論。”

    冷著腔調說完這些秦海就安靜地站在那兒,顯然并沒有要搭理陳霖的意思。

    剛剛余光瞥見秦菲的臉色不太好,秦海只能見好就收,免得某個小妮子會找他秋后算賬。

    導演尷尬地自圓其說,“是,秦副總教訓的對,我一定會盡快改進的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導演也大概知曉了秦瓊突然來這里視察的意圖。

    秦菲不動聲色地跟秦瓊對視一眼后,就神態自若地掃視了一圈拍攝現場,最終將視線定格在另一個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除了秦菲最不想見到的黃玲玲之外,竟然還有令她避之唯恐不及的蕭景瑞。

    蕭景瑞自然也看到了秦菲,亦或者說自從他趕來這里視線就沒有離開過秦菲。

    看到蕭景瑞旁若無人地沖著自己傻笑,秦菲真恨不能即刻找個地洞鉆進去。

    今天是什么鬼日子?

    這幫臭男人,一個個的神經都搭錯了?

    她是來拍戲的,而不是被人當成笑話似得看戲!

    接觸到陳霖的目光后,黃玲玲不自覺地做了一個吞咽口水的動作,幾乎是下意識地沖著陳霖求饒:“老公,對不起!我不知道你竟然投資了這里的影視劇,請給我一次機會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秦瓊微蹙眉頭,顯然沒料到這對夫妻的關系竟然會這么生疏?

    “剛剛是你在狐假虎威嗎?我給你這個機會,現在立刻、馬上給我滾回去。你若是再敢跑出來惹是生非,我不介意把這個陳太太的位置拱手讓給別人!”

    其實陳霖早就想跟黃玲玲離婚了,顯然不在乎眾人探究的眼神,語氣平穩中自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霸氣和倔強。

    想必不用特意挑明,在場的很多人都知道陳霖是在殺雞儆猴,更像是在極力撇清跟黃玲玲的關系。

    幾乎是話音剛落,又有幾個保安出現,利索地將懵逼狀態下的黃玲玲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霖,你不可以這樣對我……快讓人松開我,別傷到了咱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盡管保安的速度很快,但陳霖還是聽到了黃玲玲的吼叫聲。

    “孩子?”

    這個該死的女人,怎么可能會成功受孕?

    還是說,她以前當著自己的面吃的那些避孕藥其實都是一種假象?

    就在陳霖看過來的前一秒,秦菲故意跟秦海說話。

    秦海多少有些尷尬,不過眼底卻多了幾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導演,真是抱歉,我來晚了。”

    只見秦菲鎮定自若地走上前問候,仿佛剛才那個冷眼旁觀的女人不是她一樣。

    “來了就好,預祝我們合作愉快!”導演眼里藏著不易察覺的笑意,同時向秦菲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秦海搶先一步,狠狠地握住了導演的手:“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導演嘴角微抽,卻又不好直接抽出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見狀后,秦菲有些難為情地低下頭抿嘴淺笑。

    真沒看出秦海還有這么幼稚的一面,等回頭還是跟他約法三章的好,免得他走到哪都跟個好斗的公雞似得。

    陳霖看著這樣姿態下的秦菲,眼里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敬佩和欣慰。東方玉卿離奇失蹤了,這個小妮子竟然還有心思跑來演戲?

    不過這也恰好證實了自己的猜測,秦菲看重的應該是東方玉卿的財富,而不是所謂的狗屁愛情。

    這樣看來,他冒險投資這部影視劇的做法是對的,說不定他還有機會跟秦菲破鏡重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來了就好好工作吧。對于一個沒有將心思放在工作崗位上的員工,即便她是公司的家屬,我們也會毫不猶豫地開了,這樣才能給兢兢業業工作的藝人們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的環境。”

    陳霖意有所指地說著,眼神不經意地瞥看了一眼站在秦海身側的秦菲。

    秦海微蹙眉頭,這才將注意力放到這個男人身上。迅速腦補了一下,很快便將整件事情串連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得出的結論就是:這個男人很危險,對秦菲有企圖!

    雖然猜不透秦海的心思,但也感受到了他對陳霖有敵意,秦菲突然話鋒一轉,“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,那么我先去準備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,秦菲……好久不見!”陳霖急忙出聲挽留。

    秦菲微愣,繼而很快反應著說道:“抱歉,陳總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“馬上就輪到秦菲的場次了,我先帶她去換裝了。”秦海上前解圍。

    秦菲沒敢逗留太久,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秦菲,你等等我,方向錯了。”秦海嬉笑著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秦菲明顯是頓住了腳步,但不知道跟秦海小聲嘀咕了什么,之后就看到兩人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。

    秦瓊原本想試探一下秦菲對待陳霖的態度,所以一直站在那靜觀其變,這樣看來顯然沒有讓自己失望。

    陳霖微瞇眼眸,卻沒再出聲,還是秦瓊主動打破了這一詭異的氣氛,“陳先生,能賞個臉跟我喝杯咖啡嗎?”

    “咖啡就免了,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秦瓊一如初見時儒雅,“呵呵,陳先生果然是快人快語,那我就直言不諱了。”

    陳霖洗耳恭聽,很快便聽到秦瓊說,“秦菲愛的人是東方玉卿,而且他們之間還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陳霖聽不下去了,不顧形象地打斷:“你說的這些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