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腹黑竹馬:小青梅,吃不夠!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他懂的
    王芷輕點了點頭,走到他的身邊坐下,輕聲問:“你……很累吧?”

    江清羽的嘴角微揚,伸了個懶腰之后說:“好不容易折騰完了,想你,就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王芷的臉上頓時飛起紅暈。

    江清羽朝她張開雙臂:“來,芷芷,看在我被壓榨得兩天沒睡的份上,給我個擁抱。”

    王芷垂下頭,不敢去看他的臉。

    江清羽很直接的就湊了過去,抱住了王芷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突然感覺一點兒都不累了。

    江清羽這么想著,嘴一松就把這句話也給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王芷的臉上頓時通紅一片,被江清羽抱在懷里,她連手該放在哪里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有些尷尬的小聲說:“那個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清羽低笑了一聲,松開抱著她的手,隨后笑著說: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底有些紅,顯然是熬夜的后遺癥。

    王芷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,想要站起來,腿卻酸軟無力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她這兩天也是累得要命啊!

    江清羽伸手把她扶起來,順勢就……沒松開。

    王芷的臉更紅了,她小聲說:“我、我自己可、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清羽低笑了一聲,淡淡的說:“好了,走吧,我是不想讓你扶著我被人看笑話。”

    他這么一說,王芷是真的不好意思再推開他了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他兩天沒睡,下了班就跑來看自己,扶一下都不行?

    王芷無聲的嘆了口氣,老老實實的被江清羽搭著肩膀往外走。

    江清羽突然說:“芷芷,我對你好,和念念無關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很低,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。

    王芷的腳步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側過頭,呆呆的看著江清羽。

    江清羽低笑了一聲,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頂,輕聲說,“你擔心的,不是這個?”

    王芷的眼眶不自覺的就有些泛紅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江清羽輕拍了拍她的肩膀,低聲說:“先回家,嗯?我快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芷回過神來,點著頭繼續走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嘴角卻不自覺的開始上揚。

    原來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,不需要說,該懂的人,真的會懂。

    去到停車場,王芷朝江清羽伸出手:“我來開車吧,你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江清羽點著頭,把自己的車鑰匙遞到了王芷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?”王芷問。

    江清羽打了個哈欠,“先去你那兒吧,想和你吃頓飯。”

    王芷輕輕地點著頭,思考了一下自己家里還有什么菜,最后有些無奈的說:“要不還是出去吃吧?我家……什么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她這兩天累得半死,回家也沒力氣做飯,家里就只有早餐吃的面包雞蛋和幾樣水果而已。

    江清羽想了想,隨后點了頭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們兩個都累了,還是別折騰著做飯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”王芷輕聲問他。

    江清羽反問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王芷噎住了。

    江清羽也不催她,耐心的等著她回答。

    王芷猶豫了一會兒后,輕聲說:“火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清羽一口應下。

    王芷把車開到一家常去的火鍋店,戴上墨鏡后和江清羽飛快的進了餐廳。

    火鍋沸騰著翻起一個個泡泡,王芷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,端起旁邊的肉開始往鍋里下。

    看著王芷的姿勢,江清羽笑了:“怎么?今天打算多吃點兒?”

    王芷聳了聳肩,“最近消耗太大了,而且……我的演出服現在已經很松了,為了不給服裝師添麻煩,我決定增下肥。”

    這當然只是借口。

    只是鄧開誠和她說,她現在太瘦了,沒有鏡頭的“胖十斤”加成,觀眾直接看的話,舞臺效果不會很好。

    所以她需要胖一些。

    不管她的借口是什么,聽到她說要多吃點兒,江清羽是相當開心的。

    他連連點著頭,也跟著往鍋里放菜。

    “嗯,多吃點兒好,你就是太瘦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著,一邊把已經熟了的肉放進王芷的碗里。

    王芷輕笑了一聲,夾起肉放進嘴里,慢慢的嚼著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錯,眼底都帶著笑意。

    吃完了飯,江清羽打了個哈欠,對王芷說:“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王芷看著他皺眉,“還是我送你吧,你這樣怎么開車啊!”

    江清羽搖著頭,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:“你一個人回家,我可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就坐進了駕駛席。

    “哎,我開車啊!”王芷皺著眉毛擋下了車門。

    江清羽抬手揉了揉她的頭,輕笑著說:“沒事兒,下午睡了一覺,精神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芷皺著眉毛,還要勸他,就聽到江清羽說:“趕緊上車啊,等會兒招狗仔。”

    王芷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,快步繞到車子的另一邊上了車。

    江清羽利落的開著車,仿佛真的是因為下午的一覺讓他精神了不少似的。

    把車子停在王芷家樓下,江清羽側身看著她說:“去吧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芷看著他,猶豫了片刻后說:“要不……上去喝杯咖啡?”

    江清羽直接點頭,利落的跳下了車子才回答,“好啊!”

    不說好是傻子好嗎!

    管她是不是客氣呢!

    王芷的臉紅撲撲的,跟著下了車,有些無奈的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她其實真的就是隨口一說,客氣一下。

    又或者……

    可能……

    還有那么一絲……

    想讓他休息一會兒再走吧。

    畢竟江清羽的狀態,真的讓她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進了王芷家門,江清羽的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很溫馨的小家,不算太大,但是布置得很精致干凈,有各種各樣的小擺件,還有用清水養著的百合花,散發出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王芷從鞋柜里翻出了一雙男士拖鞋,有些尷尬的說:“這是我爸爸來看我的時候穿的,你先湊合穿吧。”

    江清羽點著頭,嘴角微微揚起。

    王芷家的布藝沙發不大,上邊還放著幾個柔軟的抱枕。

    王芷的臉頰紅撲撲的,也不看江清羽的臉,小聲說:“你、你先坐,呃……喝水還是咖啡還是茶?”

    “喝水吧。”江清羽輕笑著說,“晚上還得睡覺呢。”

    王芷的臉瞬間就更紅了。

    喝水……

    你車里又不是沒有!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