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妖孽狂醫 > 第2475章 一棟樓還沒豬肉貴
     之前,李鋒和山河集團有一個對賭的約定:

     山河集團無償的將山河錦繡租給勒天集團使用兩個月,只要李鋒能在兩個月內掀翻天下錢莊,就能以山河錦繡的市場平均報價對其進行全資收購,也就是四十億。

     當初達成這個約定的時候,山河集團的心態很糾結。

     一方面希望勒天不夜城的入駐能讓山河錦繡保值增值,另一方面又不愿意以這么低的價格出售山河錦繡,加上又不愿得罪勒天不夜城。

     為了防止過多的虧損,山河集團提出了這個看上去很苛刻的條件。

     因為要在兩個月內掀翻天下錢莊這個龐然大物,怎么看都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 對于山河集團來說,李鋒最好是能夠掀翻天下錢莊,把勒天不夜城做大做強,讓山河錦繡保值增值,但又不能在兩個月里做成這件事,這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 但誰能想到,李鋒不但在約定的時間里掀翻了天下錢莊,甚至還把時間大大的提前,只用了一個月多點的時間!

     當天下錢莊向全國各地的客戶發出那份通知的時候,所有人都知道,在李鋒的壓力下,天下錢莊已經撐不住了,只能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 當然,很少有人知道,天下錢莊在李鋒來魔都之前其實就已經有了從華國撤離的打算。

     李鋒所做的,只不過是破壞了天下錢莊捐款跑路的計劃,把這個時間提前了而已。

     如果天下錢莊一開始沒打算從華國撤離的話,李鋒想要掀翻對方,困難程度肯定會從簡單模式變成困難模式。

     但現實沒有如果,在這樣的現實下,山河集團方面也只能愿賭服輸,派出之前山河置業的那個周總來了趟山河錦繡,告知李鋒和陳秀媚,山河集團遵守當初的約定,以40億的價格出售山河錦繡。

     山河集團在這方面的灑脫,其實還有點出乎李鋒和陳秀媚的預料。

     畢竟當初的約定是掀翻天下錢莊,但怎么才算掀翻,其實沒有特定的標準,如果真要有個標準的話,至少也得是天下錢莊在華國的高層全部落網,一個都沒走掉,天下錢莊被連根拔起才算。

     而對于山河集團來說,如果他們非要賴賬的話,李鋒和陳秀媚其實也沒任何辦法。

     講道理,山河集團如果在這個對賭中贏了的話,山河錦繡至少能多賣出十個億,因為這才是山河錦繡的正常價值。

     四十億的平均報價,是山河集團在陷入資金周轉的困難后,幾個報價方趁火打劫故意往死里壓價的結果。

     誰知道山河集團這么光棍。

     當然,山河置業那個周總經理過來的時候,也轉告了李鋒和陳秀媚他們董事長的原話,大體意思就是山河集團愿賭服輸,天下錢莊撐不住的事實人所共知,對方不愿意擺出一副無賴嘴臉,讓人笑話。

     以上當然都是套話,山河集團那個董事長最終的意思,還是再次看到了李鋒的實力,起了結交的意思。

     “李總,我們董事長說了,以后日子還長著,山河錦繡這個收購案,是山河集團和勒天集團的第一次合作,結果目前看來還算令我們雙方滿意,希望以后還有更多的合作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 那個周總最后說了這么句話。

     “應該的,有錢大家一起賺,這是我李鋒開始做生意以來,就一直奉行的理念。”李鋒也干脆利落的做出了表態。

     山河集團看起來似乎陷入了資金周轉的困難,甚至到了要賣樓度日的程度,但那只是表面上的,實際上人家的體量依舊不容小覷,至少目前山河集團的資產還是比勒天集團要雄厚得多的。

     跟山河集團交好,對李鋒來說當然是好事。

     實際上,這也算是傳統商界,第一次對勒天集團這種地下勢力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認可吧。

     大方向上達成了共識,接下來收購上的細節,就由下面人去操心了,李鋒沒有管。

     40億收購山河錦繡,當然是超值,反正之前幾家資本圍剿吳家吃肉的時候,李鋒作為點火的人,也跟著喝了不少湯,那些錢正是需要拿來投資的時候,這次收購甚至都不用找銀行貸款。

     拿下了山河錦繡,陳秀媚突然意氣風發,又打起了隔壁的391大廈。

     天下錢莊撤離得太匆忙,391大廈都還沒有來得及找到接盤俠,按照陳秀媚的想法,天下錢莊反正都要完全放棄國內的業務了,留著這大廈也沒用,還不如賣給他們變現,減少點損失。

     天下錢莊就是被他們一伙人搞得血本無歸的,要是能殺他們,現在他們早死了一百次了,現在居然還想買人家的樓做投資?

     聽起來似乎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 但陳秀媚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就說了:“仇恨歸仇恨,生意歸生意,現在也只有我們愿意接他們的盤,天下錢莊的負責人要是為了意氣用事,不跟我們做這筆生意,那也太不理智了。”

     還真讓陳秀媚說準了,Shirley楊在這件事上確實保持得相當理智。

     此時聽李鋒的意思,是打算花錢買下391,并不是想拿一張照片空手套白狼,當然,照片要進行折算,Shirley楊稍微想了想便干脆的說道:

     “一口價,50億。”

     李鋒放下茶杯,身子往后一仰,看著對面的女人笑道:“楊小姐,能不能有誠意一點,我買山河錦繡才花了40億,買你們的樓還要多花10億,你倒是說說,391大廈哪點比山河錦繡貴出來十個億?”

     Shirley楊哼了一聲,“你買山河錦繡花40億,那是山河集團的人太蠢,與虎謀皮,被你坑了。”

     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 李鋒搖了搖手指:“山河集團可不是被我坑的,是被你們坑的,是你們太不能打,你們要是再多拖上一個月,我就要虧損一二十億了。”

     被這家伙一而再那之前的事嘲諷,Shirley楊心頭一陣火大,但還是強行忍住氣說道:“就50個億,愛買不買。”

     “看樣子生意是沒法談了。”

     李鋒直接站了起來,叫了聲結賬,又隔著落地窗朝路邊的警車招了招手,警車的門立即被打開,一群人鉆了出來,就要朝這邊來。

     王八蛋!

     Shirley楊臉色一變,馬上咬牙叫價:“好,四十個億!”

     一下子就降了十億。

     李鋒擺了下手,那群人立即站在原地不動了,他又轉身若無其事的看著對方:“咱們各退一步,三十個億。”

     退尼瑪呢!

     有你這樣講價的嗎,一下就少了十億,加上她本人退讓的,十秒鐘不到的時間,就整整少了20億了。

     李鋒不管她那要殺人的眼神,輕飄飄的說道:“楊小姐,說實話,我對做生意什么的一竅不通,391大廈到底在市場上有哪些投資優勢,我也講不出個好壞。咱就說個事實,你們那391大廈自從買過來就荒廢十幾年了,還死過不少人,都快成鬼樓了,說要拿來包裝成陰宅銷售吧,又不是商品房,拿什么去跟隔壁的山河錦繡比,30億不錯了,做人不能太貪。”

     391大廈就是被天下錢莊買下來炫耀財力的,這么多年了,也就只有天下錢莊的人員在里面,確實算是荒廢了十幾年。

     一棟樓在繁華區域荒廢了十幾年,臨時要拿出去賣的話,人家就算想買也得掂量一下,這樓是不是有什么問題,敢買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 至于李鋒說的死過人,不管是不是真的,但至少地下世界里就是這么傳的。

     說是這些年來,地下世界不少人都很好奇天下錢莊內部的秘密,曾經也有一些膽大包天的人試圖潛入進去,但無一例外,進去的都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 李鋒覺得,天下錢莊應該不至于直接把人在391大廈里面弄死,更大的可能是抓住了這些潛入者,然后帶到別的地方處理掉。

     至于這些人為什么都消失不見了,當然是天下錢莊為了維持一種神秘感,明星需要拗人設,天下錢莊這種靠信譽吃飯的地下勢力同樣需要。

     不管事實怎么樣,但李鋒說天下錢莊里面死過不少人,Shirley楊還真沒法兒反駁。

     最終,在李鋒的三寸不爛之舌下,Shirley楊還是無奈的接受了30億的報價。

     其實正如陳秀媚說的那樣,都這時候了,391大廈還想賣出一個好價格都不現實,別說李鋒,換做別的任何一個人來,在知道天下錢莊要匆忙逃出華國的情況下,也得往死里壓價。

     山河集團那么大體量,山河錦繡還得被硬生生的壓到那個價格呢,你天下錢莊都要徹底放棄這里的業務了,而且是以逃離的方式,這時候不欺負你欺負誰。

     更何況,也只有李鋒愿意在這個時候出手買下391大廈,天下錢莊要的就是快速變現,李鋒就是最合適的買方。

     至于大家之間那些仇仇怨怨,就更不是事了,賣給誰不是賣。

     “還有什么事嗎,沒什么事我先走了,收購事宜稍后會有人找你們談。”

     Shirley楊雖然接受了事實,但心里還是憋了氣,一刻都不想跟這個混蛋呆下去了,說著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 “楊小姐稍等。”

     李鋒事宜對方坐下來,“之前不是說了嗎,那張照片也要折算一個價出來,在收購價里減掉,只要交易達成,我保證再不拿這些照片做文章,阻止你們的撤離計劃。”

     “折算多少。”Shirley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氣得有點想哭,咬牙切齒的瞪著對方。

     “怎么也得十個億吧,難道楊小姐和天下錢莊一干高層的人生自由,還值不了十個億。”此時的李鋒,笑得像一個魔鬼。

     Shirley楊怒道:“不可能,就因為你這個混蛋,我們這些所謂的高層,讓組織虧損了數百億,現在在我的上級眼里,我們所有人的命加起來都值不了十個億!”

     “唔,那真夠為難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 李鋒點了點頭,突然猝不及防的問:“你上級是誰,要不我親自找他談談?”

     Shirley楊即便在這種怒不可遏的情況下都還保持著清醒,呵了一聲:“可以啊,他在國外,我帶你去找他?”

     “算了,不說這個。”

     沒有把這娘們兒的上級詐出來,反而還討了個沒趣,李鋒直接轉移了話題,“還是那句話,咱們各退一步,五個億,我用25個億收購391大廈。”

     “李鋒,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,跟你做生意,還不如跟魔鬼做生意!”Shirley楊咬牙切齒的扔下一句話,扭頭就走。

     “謝謝夸獎。”

     李鋒嘿嘿一笑,然后朝外面警車邊上的人擺了下手,示意他們別阻攔那女人回去。

     25個億,就拿下了山河錦繡隔壁的391大廈,這樁買賣做得太值了,簡直就是血賺。

     也別怪李鋒壓價太狠,Shirley楊之前那一招釜底抽薪,可是直接讓他們損失了幾十上百億的進項,大家不過是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罷了。

     回到錦繡山河,李鋒就把陳秀媚叫了過來,當三姐知道李鋒以25億的價格拿下了391后,也是欣喜莫名,因為之前他們的心理預期是30億的。

     “那些照片是林風拍回來的,一下就替咱們省了五個億。”

     陳秀媚也想起了另一個大功臣林風:“更別說這次掀翻天下錢莊,也是他的首功,你說我們該怎么好好獎勵一下這小子?”

     李鋒想了想:“要不直接獎勵五個億吧,說真的,除了錢,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獎勵人家,五個億都算少了。”

     陳秀媚點了點頭:“要不這樣,把他找過來,問問他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 很快林風就來了,當這小子得知李鋒和陳秀媚打算一次性獎勵他五個億的時候,頓時就嚇住了,他一輩子拿見過這么多錢啊,這不就是一夜暴富嗎?

     良久之后,林風才吞著口水說道:“鋒哥,三姐,當初你們把我從吳家手里救回來,給我一口飯吃我就已經很感激了,哪還敢要錢啊,何況不是五萬五十萬,是五個億,說真的,我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 說不心動那是假的,但林風也怕李鋒是在試探他,經過吳家那一次教訓后,他現在做什么事都留一個心眼兒,倒也算是成長了。

     陳秀媚笑道:“有什么不敢要的,獎勵你五個億還算是少的,這次掀翻天下錢莊,你當算首功。”

     “三姐,我就是挖了個洞,拍了幾張照片而已。”林風憨笑。

     陳秀媚帶著他往北方走了一趟,關系也熟得不能再熟了,聞言白了他一眼:“沒有你挖的地道,咱們能拿到天下錢莊那些客戶名單?你又不是不知道,姐在吳明玉那里就拿了30個億,今天鋒子去跟391的負責人談判,收購了391大廈,你拍的那些照片又替我們省了五個億,我跟鋒子一合計,就決定拿這省掉的錢獎勵你。”

     “反正你也別多想,給你你就拿著,在咱們手底下做事,有功就賞,有錯就罰,我們絕不會虧待哪一個兄弟。”

     最終,林風還是接受了那五個億的獎勵,不過他卻說道:“鋒哥,三姐,說實話,現在一下子給我這么多錢,我也不知道做什么用,不如這樣吧,我還是把錢放你們那里,等我什么時候有用的時候再取。”

     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,林風怕自己一下子拿了那么多錢,卻保不住。

     陳秀媚點點頭,想了下說道:“這樣吧,你那五個億我給你折算成咱們魔都分店的股份,以后你就按股權拿魔都分店每年的分紅,也算是個投資吧,相信姐,這投資雖說比不上放高利貸的暴利,但回報率肯定比你買那些理財產品強,也穩當。”

     “行。”

     林風暈乎乎的答應了,一下子變成了億萬富鴻,估計夠這小子緩上一段時間了。

     林風走后,李鋒又對陳秀媚說道:“三姐,你等下找張姐拿錢,391大廈的收購得盡快,就在這一兩天之內拿下來,等產權一交接,天下錢莊也該滾蛋了,他們不滾蛋我就帶著人攆他們滾蛋。”

     收購391大廈倒在其次,對于李鋒來說,目的還是在對付天下錢莊上。

     正如他所說,只要產權一交接,他就要去攆人,到時候天下錢莊在魔都算是徹底沒了立足之地,想不快點走都不行。

     匆忙之下,天下錢莊的撤離可能會出亂子,這就是李鋒需要的機會,他要借著這個亂子把Shirley楊那幫高層一網打盡!

     別說李鋒出爾反爾。

     之前他是答應對方,交易成功后,就不再阻撓對方的撤離計劃,但那是有前提的,就是不拿那些照片做文章,所以這并不算出爾反爾。

     而對于李鋒來說,到時候要找個別的理由把對方留下來調查,還不簡單嗎。

     李鋒清楚,Shirley楊顯然也知道這點,那女人肯定也不會輕易得逞,一定會做某些安排。

     接下來,能不能留住對方,就看他跟對方誰的手段更高明了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隔了一天的上午,十點鐘。

     勒天集團就和天下錢莊雙方就在相關機構的公證下,達成了對391大廈的收購,交接了產權。

     業界同行都對這起收購矚目不已,因為還從來沒見到過這么快的收購案子,從敲定收購方案到最終收購,只用了短短的兩天時間。

     當然,更為人注目的是,勒天集團收購391大廈的價格太低了,才25個億,這跟白菜價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 不,豬肉都**漲到快40一斤了,這391大廈論斤賣,應該還沒豬肉貴吧。

     順便一提,天下錢莊作為一個見不得光的地下錢莊,簽合同當然不是他們來。

     實際上作為一個地下世界的龐然大物,天下錢莊有一些正經產業也不奇怪,391大廈的產權,名義上原本也是屬于一家置業公司的,只不過那家置業公司,背后其實是天下錢莊罷了。

     產權剛一交接完,李鋒就再次派出幾輛警車,大搖大擺的開到天下錢莊大門口停下。

     “去告訴Shirley楊,趕緊跟哥滾蛋,現在391大廈是哥的了,別賴在哥的地盤上不走。只給他們半個小時的時間,不滾蛋就進去抓人。”

     李鋒叫來一個保鏢,讓對方去過去傳話,那叫一個趾高氣揚。

     但現實就是這樣,391大廈現在是他的了,對方確實沒有呆下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 按照李鋒的想法,這應該能打對方一個猝不及防吧,因為他確實做得太無情太不要臉了,前一秒還和和氣氣的做了一樁生意呢,下一秒就毫不客氣的趕人了,翻臉也沒這么快吧。

     就在李鋒期待著隔壁會出現一陣亂子的時候,兩輛黑色轎車突然駛入眼簾,直奔天下錢莊的地下車庫入口而去。

     這引起了李鋒的警惕,他此刻在山河錦繡高層的辦公室,順手拿起桌上的軍用望眼鏡,朝那幾輛黑色轎車看去。

     李鋒是個車盲,認不出車的型號,但看標志是別克。

     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車牌,黑底白字的車牌,說明是公務車輛,最前面是一個滬字,倒很正常,但最后竟然還有一個紅色的“領”字,說明這是某國領事館的車。

     而兩個字中間的六位數字分成兩組,中間以空白隔開。

     后面一組三位數字并沒有特別的含義,但李鋒卻清楚,在前面的三位數字,卻代表著所屬國家的代碼。

     而這些車牌的前三位都是224。

     李鋒知道,這都是花旗國駐魔都總領事館的專車!

     “那娘們兒果然想坐花旗國總領館的車開溜!”

     天下錢莊跟CIA有不清不楚的聯系,這是李鋒早就知道的,而且當龍王去港城的時候,發現那邊的亂子有天下錢莊的資金支持的時候,就得到了證實。

     只不過,之前以為天下錢莊只是CIA養的狗,CIA在全球各地養的狗都數不勝數,這不算什么稀奇事了。

     但沒想到,現在Shirley楊這些人要逃跑的時候,竟然引得對方親自出面幫忙了,看來天下錢莊這條狗在狗主子跟前的地位還挺高。

     當然,李鋒沒有太多驚訝,因為之前他跟玉玲瓏他們就已經猜到了這個可能,現在只不過是得到了證實而已。

     總領館的車來了,警方沒有特殊的理由的話,顯然不可能直接過去抓人。

     不過李鋒沒有慌,直接拿起對講機下達了命令:“給我死死盯著那兩輛領館車,目標高層很可能會坐著它們出來。”

     但讓李鋒沒想到的,僅僅在兩分鐘后,又有兩輛花旗國總領館的黑色別克轎車開進了391大廈的地下車庫入口。

     接著,又來了兩輛。

     然后又是兩輛……

     一會兒功夫,李鋒數了下,竟然有十幾輛車開進了391!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