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> 第440章 龍息術
 “死到臨頭還牙尖嘴利。”

紅龍輕蔑的掃了王小飛一眼,然而他的這句話卻凸顯出他此刻的底氣不足。

畢竟他找不到任何論點來反駁王小飛。

輪歷史,華夏確實能把歐洲爆出翔來。

這是無可爭議的事實,就算是世界上最頂級的歷史學家都沒辦法改變這個事實。

王小飛倒是有心想要繼續在文化底蘊這一塊上跟紅龍好好掰扯掰扯,但對方已經掛起了免戰牌,王小飛也是有勁無處使。

所以這個計劃就只能暫時擱淺。

回頭再找找機會。

“誒,我不太喜歡跟女人打架,而且一個魅魔,輸了很丟臉,贏了很空虛,沒有意義。”

王小飛指著紅龍說道:“跟我打一架,一切就都了結了。”

紅龍依舊維持著輕蔑的姿態:“就憑你,也配跟我打?”

王小飛眉毛一豎:“那你還跑出來搞毛啊?

當啦啦隊么?”

“我很喜歡看獵物垂死掙扎的樣子。”

紅龍坦誠的說道。

王小飛摸著下巴:“原來你沒種啊。”

“你……”紅龍眼神一凜,冷哼道:“激將法么?

對我無用。”

“哇塞,你還研究過孫子兵法?

沒看出來啊,挺好學的么。”

王小飛笑道。

紅龍還要說話,站在他身后的一個人拍拍他的肩膀,“不要跟他多廢話,謹防事態有變。

莫要忘了,那個女人也在香江!”

“蕩婦!”

紅龍狠狠的啐了一口。

王小飛臉色沉了下來,就算對方并未指名道姓,但他也能猜到,紅龍剛才辱罵的那個女人,就是赤鳳!老子捧在心尖尖的人,竟然被如此羞辱,是可忍孰不可忍!就在雙方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,王小飛的背后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。

“王隊!我們來了。”

是彼岸花跟利劍小隊的成員們。

皮南跟牡丹沖在了最前面。

“王隊,沒有來晚吧。”

王小飛的神情略有些尷尬,之前還說別人幫不上忙,現在又把人叫過來,打臉來的太快。

但皮南跟牡丹卻并不在乎這些,這種程度的戰斗,對他們來說可是具有莫大的誘惑力的。

能參與這種戰斗,實力提升什么的都是客套話,關鍵是回去能以第一人稱吹牛逼啊。

世界上沒有比這個更讓人感到愉悅的了。

王小飛飛速的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,說道:“沒有,來的剛剛好。”

皮南看向對面,也被紅龍那一身“裝扮”給驚了一下,尤其是臉上的鱗片,更是讓皮南久久無法挪開眼神。

紅龍勃然大怒:“無禮!”

皮南歉然一笑,說道:“抱歉抱歉,第一次見魚鱗癬長臉上的人,有點失態,不好意思啊。”

牡丹:“……噗。”

王小飛也差點笑出來。

皮南這張嘴還挺厲害的,不動聲色就把人給損了。

“莫要大意,這些人基本上都是修士,他們的實力很強,一會若是交手,前往不要跟他們硬拼,也不用顧忌什么江湖道義一對一單挑,能放倒一個算一個,明白嗎?”

皮南跟牡丹同時點頭:“明白!”

其實王小飛這話是摟著說的。

他沒敢跟皮南還有牡丹說實話,怕打擊他們的積極性,也怕消磨他們的自信。

在王小飛看來,皮南跟牡丹還有他們帶著的兄弟姐妹,捆一塊也不是身前這些修士的對手,若真是動手,結果基本上已經注定,那就是單方面的虐殺。

這是境界差距,不是單靠努力跟意志就能撐過去的。

偏偏這種話王小飛不敢說,也不能說。

皮南跟牡丹他們正處于自信心飽滿的階段,或許他們也知道自己打不過,可是至少心氣兒上并沒有輸給對方。

若王小飛開口否定了他們的自信,那結果會慘烈數倍甚至數十倍,甚至會有可能直接抹殺掉這些人數十年來的堅持。

王小飛深深的吸了口氣,拍拍皮南的肩膀:“活著。”

皮南臉上本來還掛著笑容,聽到王小飛說的這倆字,笑容也漸漸斂去。

他不是愚鈍的人,相反心思很通透,直接就從王小飛說出來的兩個字中猜到了對方要表達的真實含義。

“明白了。”

皮南說道:“為了華夏蒼生。”

王小飛點頭。

“上吧。”

隨著王小飛一聲令下,彼岸花小隊跟利劍小隊,按照之前演練過的攻擊序列,向著強大的對手發起了攻擊。

王小飛則直接撲向了紅龍。

整個戰局能堅持多久,就看王小飛能在多長時間內解決紅龍,或者說被紅龍解決。

見這些“螻蟻”悍不畏死的向自己一行人發起了沖鋒,紅龍臉上的輕蔑越發的濃郁,他緩緩的抬起手,做了個往前指的手型,“殺!”

他身后的那票小弟,也如同脫韁野馬般沖了出去。

兩股勢力在半路上兇狠的碰撞到一起。

就像是兩根箭矢碰撞到一起,因為巨大的撞擊力,中間甚至一度出現了真空地帶,緊跟著,右側的箭矢開始發力,很快就將左邊的給壓了回去,而左邊的箭矢因為頂不住壓力,竟然開始節節崩碎。

局勢的崩散來的比王小飛想象中還要早一些。

不過他現在也已經沒有時間去管這些,因為他的對手紅龍,也已經出招了。

“螻蟻,垃圾,廢物。”

紅龍的招數伴隨著他的垃圾話一起噴到了王小飛的面前。

沒想到這家伙看上去挺高冷的,本質竟然是個碎催。

王小飛倒是想要跟他來一段掰頭,然而實力上的差距讓王小飛在交手的瞬間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。

說話也是需要耗費體力的,就跟跟跑步時候說話會加速體力消耗是一個道理。

能一邊打架一邊口吐芬芳的都是人才。

對付一般人王小飛是完全可以做到這點,然而對付紅龍,他就沒辦法了。

等級差距在這里擺著,逼得他必須全力以赴。

紅龍顯然沒有盡全力,而且還給王小飛一種對方要抓他活口的意思,因為好幾次的攻擊都避開了致命部位,完全是沖著控制自己下的手。

落在對方手中,下場注定比死還難過,王小飛自然不會讓對方輕易如愿,他努力的閃轉騰挪,尋求攻擊角度跟機會。

紅龍的嘲諷也再一次開啟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如此粗淺簡陋的方法也想躲過我的攻擊?”

“你不覺得自己太天真了么?”

“王小飛,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對手,你注定只是地上的螻蟻,而我是翱翔蒼穹的巨龍!”

“見識一下吧,龍息術!”

紅龍對著王小飛一聲怒吼。

所謂龍息術,就是用口氣將對方熏暈過去。

好吧,這只是玩笑話,龍息術大概可以與華夏中的獅吼功化作同一種功法,都是用音波跟氣息攻擊對方。

至于孰強孰弱,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。

紅龍的這一嗓子也確實將王小飛給吼懵逼了。

那一剎那的感覺,就像是腦袋被套在了一個密封的金屬罐子里面,然后外面有人輪著重錘一次次的敲打,音波在大腦的深層次不停的碰撞,回彈,整個腦仁都被這股音波給震蕩的如同豆腐花一般,撒點鹽撒點蔥花就能上桌了……王小飛頓時就在原地開始了踉蹌,若是給他配上一首BGM那應該就是時下最為火熱的某狼disco。

龍息術釋放之后,紅龍就停止了攻擊。

就如同他自己說的那樣,他很喜歡欣賞獵物掙扎的樣子,掙扎的越狠,他就越開心。

至于另外一片戰場,根本不需要紅龍操心。

他帶來的那些人,對付這些華夏的特種兵綽綽有余。

皮南也注意到了王小飛的狀態,雖然應付眼下的敵人已經足夠艱難,但是他還是抓住機會喊了一嗓子:“王隊長,清醒一點啊。”

紅龍冷笑:“你還是顧好自己吧,他不可能清醒過來了。

不過他的意志力還不錯,能在我的龍息術之下抗這么久。”

因為分神,皮南被自己的對手狠狠的打了一下,若不是后撤及時,他估摸著就要喪失戰斗力了。

紅龍抬起手腕,那里戴著一條限量款的機械表,市場售價兩百萬美金,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。

這種表已經不是用來看時間,而是用來證明身份。

當然,紅龍此刻把這塊表亮出來也不是為了炫富,他還沒有low到那種程度,他只是單純的想要看看時間而已。

“你要是能堅持二十秒,我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紅龍淡淡的說道。

王小飛依舊在原地打醉拳,紅龍的話他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。

二十秒能做什么?

沖一杯速溶咖啡?

抽掉半截香煙?

很短的時間,但是在戰場上,卻那么的漫長。

紅龍的目光就一直鎖定在手表上,隨著秒針的跳動,他的嘴唇也在微微的嗡合。

這是在倒數計時。

二十秒終究還是過去了。

這二十秒的時間內,還是發生了很多事兒。

利劍小隊跟彼岸花小隊,基本上喪失了戰斗力,還能站立的除了兩隊的隊長之外,就只有四個人了。

但是這四個人倒下,也只是時間問題。

照理說這應該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,可是紅龍的臉色卻一點也不輕松,相反還有些恚怒。

這些只是普通的特種兵而已,自己帶來的人竟然耗費了這么多時間才將其擊敗,而且還不是那種單方面的碾壓。

若說手下的“失誤”讓紅龍很不爽的話,那么王小飛的堅持,就讓紅龍有了一丟丟的驚慌。

 
500彩票网开奖公告